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淫城一家人

淫城離休老頭劉維山,年近八十了,卻老當益壯,天天要操女人。

  他操的女人都是他家裡的女人。他有戀母情節,喜歡比他年紀大的性感女人。數十年前,當他進城時,奸佔了比他大十多歲的資本家太太潘素嬌。潘素嬌今年54歲,雖已是銀色毛髮,卻仍是容貌俊美,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供全家男人蹂躪,是大家的淫奶奶,她的奶是夠大的。她的孫子叫她奶奶時,心裡想的是她的大奶!

  劉維山的大兒媳王銀鳳,37歲,身高1米64,頗有姿色,豐滿白嫩,腳長得極為秀美白嫩,二兒媳喬雲蘋,29歲,1米68,容貌姣好,身材修長,美腿秀足,她的腳長得異常標緻周正白皙。

  劉維山的大孫子媳婦王鳳珍,38歲,身高1米64,豐滿艷婦。她是王銀鳳的侄女。二孫子媳婦姚蘋,21歲,身高1米69,俏麗女子。

  喬雲蘋的親家母蘇淑雲,48歲大學女教師,身高1米67,很有風韻,豐滿白嫩,腳也是一品蓮。劉家的五個女人加上蘇淑雲等幾個女性親屬,合稱為五花八母,全都被劉維山長期奸占。

  七月底八月初,淫城氣溫高達四十度,人們沒事盡量不出門,躲在家裡,在空調的世界裡尋找清涼。

  劉維山午睡醒來,聽見兒媳王銀鳳屋裡有動靜,他家住的是一棟二層樓,他走過去,將門推開一道逢,往裡看去,不看則可,這一看,這老色鬼頓時血脈噴張,雞巴發硬。

  那王銀鳳是二淫城的江蘇裔,雖然上了年紀,膚色卻極白嫩,連年輕女人也無法與她相比。現在天熱,王銀鳳穿著短裙,光著美腿嫩腳穿著拖鞋走在街上,那嫩腳極為白嫩,引來無數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她的極白的嫩腳在院裡和她單位裡是很出名的,當然早成了公公劉維山的口中美餐!

  現在,豐滿熟婦王銀鳳正跪在她大兒子面前。她的大兒子,也就是劉維山的大孫子劉強,18多歲,靠牆站著,挺著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劉家爺們的雞巴都大得嚇人,都是折磨女人的好手)。王銀鳳跪在大兒子面前,玉手扶著兒子的大雞巴,大口吮吸兒子的大雞巴,吮吸得嘖嘖有聲。她的嘴不大,兒子的雞巴又太大,所以捅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她吐出兒子的大雞巴,開始舔兒子的兩個卵蛋,兒子的大雞巴在母親的好看的白臉上亂捅,他滿意地不住低吼著。

  劉強被母親舔得獸性大發,他粗暴地將大雞巴再次頂入母親嘴裡,大手按住母親的頭部,使她不能逃脫,然後用力將大雞巴往母親喉嚨深處裡頂。王銀鳳的小嘴哪裡受得了兒子的大雞巴,她被頂得陣陣作嘔,淚水直流,不住嗚咽。

  在母親嘴裡,劉強精液狂奔,他迫使母親將他的精液全都吃了下去。並且他的大雞巴在母親嘴裡,被母親吮吸得乾乾淨淨。劉強這才從跪在他面前的母親的嘴裡拔出雞巴,扔下跪在地上的母親,揚長而去。

  劉維山閃在一邊,他當年打仗時是著名的湖南殺手,現在老了,依然身手敏捷。等孫子走了,劉維山進了兒媳的門,把一絲不掛一身白肉的兒媳放到床上,捉了王銀鳳那極白的嫩腳,貪饞地吮吸兒媳那秀美白嫩一玉趾,這真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美餐啊!王銀鳳被公公玩她嫩腳,癢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再說劉維山的二兒媳喬雲蘋,在一家公司的公關部工作。這天下午,她正陪著領導和客戶在淫城一家咖啡館裡喝茶談業務。她穿著襯衣短裙,光著美腿秀足穿著奶白色拖鞋,那標緻周正的秀足,那翹起的秀美一玉趾令客戶垂涎三尺。喬雲蘋兩條美腿併攏,規規矩矩地坐著,她那長得極標緻周正白皙的秀足也很乖巧地並排擺放在一起,真饞死人了。客戶得到了喬雲蘋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很快簽了合同。

  喬雲蘋看看時間不早,打算明天再去公司,她完成了任務,和領導說了說,便先回家了。

  喬雲蘋剛進自己的房間,就被兒子劉兵按住。劉兵是劉維山的二孫子,16幾歲。劉兵年紀不大,卻是個資深蓮迷。他射媽媽絲襪已經幾年了。喬雲蘋見是兒子,歎了口氣道:「媽媽上班累了,讓媽媽歇歇好嗎?」劉兵道:「不!我喜歡媽媽腳,誰叫媽媽的腳長得好看!」喬雲蘋又歎了口氣,只得依從兒子。她讓兒子躺到床上,她也上了床,站在床上,將那極標緻周正的一隻白腳去撩撥兒子的雞巴。在媽媽秀足的撩撥下,劉兵的雞巴漸漸硬了。

  喬雲蘋坐下,將兩隻秀足夾住兒子的大雞巴,溫柔地撫摸揉弄著。她的秀足非常靈活,劉兵的大雞巴在母蓮的愛撫之下舒服極了,他忍不住吼叫起來。

  喬雲蘋深彎白皙而敏感的腳心愛撫著兒子的大鬼頭,劉兵拿起母親脫在枕邊的一付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使勁嗅著那襪尖。喬雲蘋襪尖那醉人的異香被她兒子深深吸入大腦,加之劉兵的雞巴又正在經受母親秀足的愛撫,他一時控制不住,吼叫著精液狂奔,都射在母親標緻的秀足上。喬雲蘋秀足被射,也忍不住驚叫起來。

  再說劉強,出了母親的房間,來到奶奶的房間。俊美老婦潘素嬌,正在午睡,她只穿了一條白色半透明T形小內褲,銀色陰毛都露了出來,腋下還看得到銀色腋毛。老婦雖然上了年紀,卻依然容貌俊美,兩隻大奶長及白皙小腹。經無數次玩弄的褐色大奶頭子非常誘人。

  劉強見了,叫了聲:「奶奶!我要吃奶!」便撲了上去,一邊粗暴地揉摸奶奶的大奶,一邊大口吮吸撕咬奶奶的大奶頭。俊美奶奶潘素嬌被弄醒了,她被孫子弄得又癢又疼,不住驚叫,淫水直流。劉強玩弄奶奶,一是因為奶奶長得俊美,二是奶奶銀色腋毛陰毛肛毛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另外,他的老婆王鳳珍被爺爺劉維山奸佔了。劉強想,你操我老婆,我也可以操你老婆,於是頻頻和奶奶交配。

  劉強一路舔下來,扒掉奶奶的小內褲,一頭扎入奶奶的兩腿之間,貪婪地舔奶奶的老屄。那裡是劉強爸爸出生的地方。劉強還不時撕咬奶奶的銀色陰毛,使得她發出痛叫。潘素嬌先是嫁給資本家為妻,後又被劉維山奸占,再後來又被她自己的子孫奸占,一生遭受男人蹂躪無數。此時潘素嬌被孫子舔得有些發癢,忍不住連聲呻吟起來,將兩條白皙美腿緊緊夾住孫子的頭。到後來,奶奶竟被舔得忍不住流出尿來。劉強將奶奶的尿都喝了。

  劉強怕奶奶被操了無數次的老屄不夠飽滿,便拿了只從奶奶秀足上脫下的嬌小繡鞋,狠很抽打奶奶的陰部,將她陰部抽腫,然後扛起奶奶兩條美腿,將大雞巴狠狠捅入老婦腫脹的屄裡。俊美老婦痛癢交並,發出撕裂般的慘叫。她的叫聲更加刺激了孫子的獸性,他扛著奶奶美腿,向奶奶老屄裡發起猛烈的衝擊。俊美老婦被孫子奸得痛不欲生,連聲哭叫。劉強見奶奶的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嬌小,便一口吞下一隻,大口撕咬吮吸,奶奶的秀足被他盡情品嚐,使得他獸性更加熾烈!

  劉強不顧奶奶的痛苦,瘋狂挺進奶奶腫脹的陰道深處,他異常粗大的雞巴直搗奶奶的子宮。俊美老婦屄痛蓮癢,痛苦難忍,失聲慘叫,泣不成聲。

  就在奶奶的哭叫聲,劉強精液狂奔,直射入奶奶的陰道深處。

  再說喬雲蘋母子,劉兵在母親秀足上射精後,喬雲蘋彎下腰,將兒子的雞巴吮吸得乾乾淨淨。她怕兒子再騷擾她(她知道兒子的性能力),於是離開她的房間,來到大嫂王銀鳳的房間,想在大嫂那裡休息一下。

  劉兵正在想著母親的標緻秀足,門一開,丈母娘蘇淑雲進來了。

  蘇淑雲是姚蘋的母親,劉兵的丈母娘。下午,她剛參加完一個女教師的聚會,買了些菜,便趕到女兒家裡,打算看一下女兒。姚蘋還沒回來。蘇淑雲便找女婿劉兵。她一進親家母喬雲蘋的房間,便看見女婿赤條條躺著。蘇淑雲驚叫一聲,回身待走,早被女婿一把抱住,按在床上。

  蘇淑雲是個性情溫順的老美女,她不住驚叫著,卻無力掙扎,只有任憑女婿玩弄。

  她穿著襯衣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天氣太熱,她未穿內褲。香汗已把褲襪襠部浸濕了。她走得香汗淋漓。

  劉兵將丈母娘扒得只剩一付肉色褲襪,他把一隻發黑襪尖從丈母娘一隻秀足上扒下,綁在另一腿上。蘇淑雲的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劉兵忍不住捉了丈母娘的那只光腳,百般吮吸捏弄撕咬。蘇淑雲被弄得不住驚叫,淫水直流。到後來,竟被弄得忍不住流出尿來。劉兵將丈母娘尿都喝了。

  劉兵剛操了媽媽腳,一時雞巴不硬,便拿了丈母娘從超市買回的乾淨黃瓜,狠捅丈母娘的屄眼,捅得那性感婦人嗷嗷直叫。

  劉兵又抬起丈母娘美腿,貪婪地聞那發黑的襪尖。蘇淑雲走路走得香汗淋漓,發黑襪尖蓮香特別馥郁,刺激得劉兵獸性大發,手持大黃瓜,捅丈母娘屄捅得越發凶狠!蘇淑雲被捅得不住哭叫。

  再說喬雲蘋,來到王銀鳳房間,一進門,就見王銀鳳正躺在床上,張開兩條美腿,亮出屄眼,公公劉維山正一頭紮在兒媳兩腿之間,舔兒媳屄,舔得王銀鳳不住叫喚。

  劉維山見二兒媳進來了,色迷迷地盯著她標緻的秀足。

  喬雲蘋脫得一絲不掛,上了大嫂的床,坐到王銀鳳臉上,將一隻秀足伸到公公的血盆大口之中。劉維山一邊大口吞吃二兒媳的秀足,一邊將粗大的雞巴捅入大兒媳的屄裡。王銀鳳被操得不住叫喚,不住地舔喬雲蘋的屄。喬雲蘋被大嫂舔屄,又被公公吃腳,癢得不住叫喚,忍不住流出尿來,都被大嫂王銀鳳喝了。王銀鳳喝了弟媳婦的尿,又被公公的大雞巴凶狠頂撞子宮口,疼痛難忍,忍不住哭叫起來。

  劉維山狠咬喬雲蘋翹起的一玉趾,疼得喬雲蘋也尖叫起來。妯娌倆叫作一團。

  就在兒媳們的哭叫聲中,劉維山也大聲吼叫起來,精液狂射,都射入大兒媳王銀鳳陰道深處。他這才鬆口,放出了喬雲蘋的秀美一玉趾。

  喬雲蘋從大嫂身上下來,彎腰將公公的大雞巴吮吸得乾乾淨淨。在二兒媳的小嘴裡,劉維山的雞巴又硬了。
很不賴...
情節很有新意...
聽起來不錯的樣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