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32.澳洲換妻

  澳洲的“換妻俱樂部”處處可見,而當地的華人由于自己傳統的道德觀念支配,往

往很少有人涉足,但是近年來,隨著華人新移民的大量涌入,以及對西方文化的逐步接

受,情況發生了變化。二十五歲的王偉,和自己小兩歲的太太陳玉是三年前移民來雪梨

的,開始,由于王偉在台北還有生意,所以經常兩頭跑,人很累。去年,王偉決定收掉

生意,過一段時間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資金抽了回來,並在雪梨的曼利海

灘附近,化了七十多萬澳幣買了一套公寓,開始過悠閑的移民生活,他每天曬曬太陽、

喝喝咖啡、享受著高品位的澳洲生活。但是不多時,王偉如此的生活也感到乏味了,他

需要找尋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去美容院做美容、王偉獨身出門,到唐人街的大水車卡拉OK去尋

點樂趣,在門口處踫到王偉幾年前在大陸做生意的合伙人李強。
  李強穿著西服,系著領帶,身材魁梧,手握“大哥大”,身邊還倚著一位二十來歲

的漂亮女郎,派頭十足。
  他鄉遇故人,分外熱情,他們手拉著手寒喧了一番,王偉從李強的口中知道,李強

已和前妻離婚,一年前移民來了澳洲,現在開了一家電腦公司,進行散件的組裝,生意

已經穩定,身邊這位姑娘是他的新婚妻子,原是上海來澳洲讀英語的自費留學生,現在

是澳洲時裝公司的模特兒,叫美霞。王偉忍不住看了美霞幾眼,這女子細皮嫩肉,面清

目秀,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閃光旗袍,胸前的雙乳堅挺,被衣裳包得緊緊的。衣著下

的裂叉很高,幾乎要裂到兩股上,顯現的大腿晶亮豐滿、很有豐姿,讓王偉很動心。
  他們一起進卡拉OK,定了間包房。女模特兒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王偉也唱了許

多歌,又喝了很多酒、王偉乘李強上廁所之際,借著酒意,輕輕地踫了踫女模特兒的豐

乳,她含羞地笑笑,似乎很喜歡。王偉很興奮,感到今天是到澳洲來最開懷的一天。
  這天起,王偉和李強成了在澳洲最密切的莫逆之交,常聚在一起,難舍難分。
  一天晚上,美霞到達令港的國際展覽館表演時裝去了,王偉和李強坐在李強家的客

廳里飲酒,三杯酒下肚,王偉盯著牆上鏡框裹美霞的各式時裝照,感概地說﹕“李兄,

你真好福氣,能有美霞這樣天姿國色的美人作伴,也不枉來世一生了﹗”
  李強也酒后吐真言,搖頭晃腦毫無顧忌地說﹕“美霞那比得上你家的陳玉,她是台

灣交通大學的校花,一流的身材沉魚落雁的容貌。
  “聽你這么贊賞,不如我們交換老婆來玩玩吧﹗怎么樣﹖”王偉低著頭說道。
  “祇怕陳玉嫂嫂不肯答應哩﹗”李強說。
  “美霞會反對嗎﹖”王偉又問。
  “她敢﹗”李強說﹕“我叫她往東,她不敢往西。”
  “一言為定。”王偉伸出手掌。
  “一言為定。”李強用手掌往王偉手掌上響亮地拍了一下。
  兩人正說笑間,美霞回來了,顯然,她還沉醉在藝術氣氛中,進門嘻嘻一笑,用一

  字形步伐在他們面前走了幾個來回。
  “坐下。”李強輕聲說,美霞立刻輕手輕腳走過來,依偎在丈夫身邊,像一祇馴善

的小貓。
  這時沙發正面的電視樂正播放一部X級成人電影,兩對男女正在交換著做愛,李強

對著閃亮的屏幕,贊嘆著說道﹕“你看人家洋人過的啥日子,多會玩樂﹖能像這樣過上

幾天,死也值得了﹗”
  美霞不高興了,閉著櫻唇,用肩頭撞他,撒嬌地說﹕“人家又不是不曾滿足你嘛﹖

為什么這樣說的。”
  “別鬧﹗”李強說﹕“明天我們到王偉家裹去,我要拿你你和陳玉姐交換一下位置
,我們也
這樣耍它一盤,大家快樂快樂。在雪梨實在是太悶了﹗”
  “哎喲,好笑人喲。”美霞以為丈夫在開玩笑,按住他大腿直搖。
  “有甚么好笑的﹖”李強瞪了妻子一眼說道﹕“就這樣說定了﹗”
  美霞不說話了,看看丈夫,又看看王偉,王偉對她眨了一下眼,美害羞地站起來,

雙手捂著面逃進臥室。
  “偉兄,明天就看你的了﹗”李強對王偉擠了下眼睛,用嘴往臥室方向撇了撇嘴,

笑著說道﹕“放心吧,她明天盡你騎個夠﹗”
  回到家后,王偉失眠了,他靠在床頭一言不發,望著已經熟睡的陳玉。陳玉喜歡裸

睡,體態阿娜而豐腴,此刻她迷人的身段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顯得嬌媚無比。然而結

婚十多年,王偉翻過來覆過去同她做愛,陳玉實在已經引不起他的性沖動。王偉一支接

一支地吸煙,陳玉被弄醒了,她爬起來,將頭放在王偉胸膛上,仰面望著忽明忽暗的煙

頭, 看出丈夫有滿腹心事,便柔聲問﹕“阿偉,你怎么啦﹗”
  “小玉,我已和李強商量好了,明晚他們就會到我們家來玩。到時候你和美霞臨時

換換位置,怎么樣﹖”
  “你說什么﹖”陳玉失聲說道﹕“你沒甚么嗎﹖”
  “沒什么,我要和李強玩換妻遊戲。”王偉堅定地說。
  “快瘋了﹗”陳玉猛地從王偉懷里掙扎出來,感覺耳朵“嗡”的一聲,腦袋一下脹

大了許多倍。王偉沉默了一會兒,將長長的煙頭按在煙灰缸里,下定了決心,冷冷地望

著妻子說﹕“小玉,如果不肯答應這件事,我們就離婚﹗”
  說完,他下床,抱著自己的鋪蓋到客廳裹的長沙發上睡覺去了。
  這天晚上,陳玉哭了整整一夜。快天亮時,才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會兒。陳玉別無選

擇,她覺得自己離不開王偉。
  這是雪梨一個普通星期五的夏夜,王偉坐在面臨太平洋的公寓里,涼風習習,十分

宜人。但是王偉卻心情不安地仰坐在沙發上,搖晃著腳尖,不時看看表,又看看臥室。

  臥室裹,瑟瑟發抖的陳玉縮在床上,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
  牆上的自嗚鐘剛敲過八下,有人敲門了。 王偉快步上前,拉開門,門外站著李強
和美霞。美玉乳房高聳,意態撩人。
  今天的李強和美霞又是一番裝束,李強上身穿著紫紅色真絲衫、下著牛仔短褲、腳

蹬白皮鞋、剛整過頭髮,顯得神彩飛揚,美霞則穿一條胸口開得很低的連衫裙,一對圓

得像饅頭的乳房,知道李強已完全同她說通了,心里踏實了許多,但想到妻子陳玉,踏

實的心又懸了起來。
  “陳玉﹗陳玉﹗”王偉大聲喊﹕“有客人來了﹗”
  陳玉出了臥室,埋著頭,不敢正視任何一個人,用顫抖的手沖著茶。
  王偉和李強寒喧幾句后,問道﹕“我這兒有幾盒新的成人電影錄像,看哪盒呢﹖”

  李強用色迷迷的目光望著陳玉,從上到下把陳玉身體掃視一遍后,說道﹕“隨便你

呀﹗客隨主便嘛﹗”
  王偉挑選了一盒帶子,塞進錄像機內,把客廳的燈光調暗了,祇剩螢光屏閃爍著的

彩色光芒。
  “嫂子﹗”,已經不能自持的李強走過來,緊挨著陳玉坐下來,嘻皮笑臉地說﹕“

你看人家過的這日子,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陳玉下意識地往沙發扶手徊避地靠了一靠。
  “嫂子,偉哥沒對你說嘛﹗”李強望著端坐在一旁乳房高聳的陳玉,再也控制不住

自己,猛將右手挽著陳玉脖子,又將左手伸過去隔著襯衣摸她的奶頭。嘴里說道﹕“嫂

子,我想您想得好苦呀﹗”
  陳玉躲閃著,掙扎著,掉過頭,用乞憐的目光尋找自己的丈夫,她這時才發現,丈

夫已經不在客廳里了。而且,不在客廳的還有美霞。
  “啊﹗”陳玉一聲短促的低吟,她似乎意識到接著將會發生甚么,她掙脫李強的擁

抱,從沙發上彈起來,往臥室逃去。可是她當衝到臥室門口,不由得又猛然停下來,雙

手抓住門杠,楞住了,她看見,寬大的席夢思床邊,她丈夫赤裸全身,坐在床沿,而他

面前,則是美霞,她也早已一絲不掛,美霞跪在地上,頭部剛好埋在丈夫小腹的部位,

正在一上一下的動。陳玉不加思索也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丈夫臉上的表情非常享受。
  “嫂子﹗”李強從后面抱住了陳玉﹕“你看清楚了吧,我和偉哥是有協議的,他和

美霞玩,而我就和你玩,誰也不妨礙誰呀﹗”
  陳玉的頭一陣昏眩,抓主門杠的手鬆開了,身子搖晃了幾下,癱軟在李強的懷里。

美麗而軟弱的女人麻木了,麻木得像根木頭一樣。李強輕輕的把陳玉抱起來,移步到客

廳的長沙發前,讓她緩緩躺下,隨即將她的襯衣.長裙、乳罩、三角褲全部脫去。
  李強看到了她胸前的玉峰,也看到了女人最神秘的陰戶,她的玉腿曲著開得很大,

那兩片紅白相間的嫩肉,潤滑滑的,四周白白淨淨的,一根陰毛也沒有,還有那肉洞口

的下邊,一條直通屁股眼兒的微含露水的陰溝,這三處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女人,在他面

前,這些無處不時地散射著誘人的線條。
  李強急不可待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毫不客氣的動起手來。右手不住地揉捏那溫軟

的酥胸,這里沒有絲毫的硬骨,整個兒都是肥美飽滿的嫩肉,他越摸越有趣,越摸越舒

服。起先在陰戶上的細毛中刷弄,接著便用手掌心在突起的陰核上揉擦,漸漸地,他用

中指揮到穴縫里面,一上一下的抽送,一次比一次更深。然而陳玉一點也沒有反應,祇

是任著他弄,李強雖然有點掃興。但他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他把心一橫,今天就當是

強姦,也要進入陳玉的肉體,和她來一次痛快淋灕的交媾﹗
  這念頭一起,一股熱流直沖李強七寸的大肉莖,他騎到了陳玉的小肚上,把龜頭對

住陳玉的陰戶,用力的磨她兩片陰唇,但不見出水,而這時自己妻子美霞的叫床聲已經

從臥室里傳了出來,李強淫心大起,一手握著肉莖,一手按住陳玉的細腰,突然下部猛

的一推,祇聽“吱咕”一聲,七寸多長的肉莖,連根帶毛地被陳玉肉穴的縫,吞沒得無

影無蹤。陳玉的陰道十分狹窄,李強的肉莖被包得又緊又溫,李強的心神為之一快,差

點魂飛魄散。李強開始抽動那根肉莖,像火車在開動似的,一抽一插,一收一放,那穴

兒的肉也一凹一凸地翻出翻進。漸漸的,李強的抽送越來越快,突然,李強感到,龜頭

一陣麻酸,肉棍兒猛然一抖,一股熱騰的精液由龜頭衝出,噴進了陳玉的體內,陳玉依

然一動沒動。李強軟軟地壓在陳玉的肉體上,仍讓肉棒深深塞在她的陰道里。
  過了不久,壁燈重新放出紅綠兩種顏色滲和的柔和的光,原來王偉洋洋自得地從臥

室赤裸裸出來了,不一會兒,頭發蓬亂但鬥志昂揚的美霞也一絲不掛地走出來了。王偉

望了望長沙發上、大理石雕象般全裸的妻子,拍拍李強的肩膊,笑著說道﹕“怎么樣,

我老婆還可以吧﹗”
  李強苦笑了一下。王偉用眼角的目光掃了僵尸樣的陳玉,明白了李強的意思,不無

歉意地說﹕“沒關系,我老婆的思想本來還停留在十九世紀,今天一步夸過了整整一個

世紀,有點不適應,以后很快會適應的,你和美霞明天再來。”
  李強夫婦走后,陳玉一整夜沒有說過一句話,現在佔據陳玉腦海的祇有一個念頭,

我長期潔身自愛到底為了誰,丈夫把我當玩物,我又何必背負這貞操的十字架。我應該

追求自己的快樂呀﹗
  第二天晚上,李強和美霞又來了,使李強和王偉都感到吃驚的是,陳玉表現出十分

熱情,又是倒茶、又是遞酒,忙個不停。當螢光屏上又重現那些洋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做

愛的鏡頭時,王偉對李強裂裂嘴,說﹕“李兄,你也應該和我太太這樣表演一下。”
  李強為難地說﹕“就怕嫂子難為情。”
  “別怕﹗”陳玉突然站起來,嫣然一笑,說道﹕“阿李,我們現在就表演。”
  陳玉開始解開襯衣上的鈕扣,一個、兩個、三個、最后一個鈕扣是被她突然用力扯

掉的,裙子也退了下來,當李強看到恢復自然的她那全身赤裸裸的玉體,不由發呆了起

來,這不是上帝的杰作嗎﹖乳房那樣高聳豐滿、大腿又圓渾又修長、皮膚細白、陰戶狹

小、白中透紅。李強的肉棍兒立即膨漲起來。比平時更加粗大,他已不能再忍耐地忙將

身上的衣服脫得赤光,不顧自己太太和陳玉的丈夫在場,抱起陳玉直往房裹走。把她放

倒在床上,他緊緊抱住她,熱烈的親吻她,陳玉這時也開始燒紅在男性的呼吸里,她嬌

聲嬌氣地說道﹕“昨晚好對不起,今天我要補足你。”
  李強一聽大喜過望,忍不住上下其手,一手按在怒聳的雙乳上,搓揉捏弄。一手扒

弄她細嫩的陰核。陳玉也老實不客氣地握著那鐵硬的肉棍子、上下套弄它。陳玉心中又

驚又喜,昨晚因內心抗拒,沒注意入侵自己身體的男根,想不到李強的貨色比丈夫的有

過之而無不及,剎那間兩人肉貼肉摟在一起。李強把暴漲如鐵柱的龜頭向那神秘地力戮

去,陳玉也把大腿張開得大大的,左手配合扶住肉棍兒往里塞去,一面抬臀挺陰。李強

摟住嬌軀,一上一下,由深入淺,漸次用力,陳玉在他有節奏抽送之下,感到陰戶里酥

麻麻的,那淫水從花心中涌出,一陣從沒有過的快感沖向陳玉的喉嚨發出了浪叫聲。
  顯然,陳玉的叫床聲刺激了李強,他的動作在興奮之下,越來越粗狂了,祇見他一

上一下,上下起伏,如奔馬,如迅雷。李強感到陳玉的穴內深處似有一股吸力吸吮著他

的龜頭,又緊窄又肉惑,倍感舒適。
  這時跟進臥房在一旁觀看的王偉和美霞早已按奈不住了,他倆也赤裸著全身,倒在

地毯上開始扭動起來,現在王偉看見自己姜子同李強玩得這樣投入,不覺有些兒酸意,

他把這種感情發泄到了李強的老婆身上,他讓美霞像狗一樣四腳伏地,屁股高高翹起,

然后用自己的肉棒從后面直插進去。一邊抽動,一邊用手伸過去摸美霞掛下來的兩個大

乳房,美霞背對著王偉,但背后的嫩肉,葫蘆形的身材,和又白又細的屁股,都挑起了

王偉強烈的慾火,他越插越快,美霞在他手和肉莖的動作下,產生了微醉蕩漾的快感,

不覺發出了浪聲。二位太太同時的浪聲,使王偉和李強都抬起了頭,換妻最美妙的感覺

產生了,平時睡厭的老婆一下子變得非常可愛,王偉和李強,不約而同的換回了自己的

妻子。王偉將自己的肉莖套進了陳玉的陰戶,陳玉拉開雙腿讓丈夫的肉莖下下著實、根

根到底,同時瘋狂的扭轉肥臀。不一會兒,陳玉嬌軀一陣抖索,接著手足一鬆,像死蛇

一樣,癱瘓不動了。王偉龜頭突然被熱精一澆,渾身一抖,龜頭也一陣跳動,射出了一

陣濃液,陳玉這次還是把最美妙的一刻給了丈夫。
  而李強同美霞的抽揮也進入高潮,美霞肉慾沖動到沸點,她那雪白的屁股瘋狂地左

右擺動,當李強龜頭接觸花心時,美霞還把屁股不時往上抬動著,搗得李強心神為之一

快,又麻又舒服的快感直涌心田,頓時,兩股濃熱的精液,分別從男人們的龜頭噴出,

同時淋向對方的寶貝。
  完事之后,兩對夫婦雙雙到浴室沖洗一番,然后復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來休息。王偉

見他妻子陳玉已經接受這樣的換妻遊戲,明天又是星期天。于是就留李強夫婦在家里過

夜,以方便大家在這個周末玩個痛快。李強和美霞當然也樂意地接受了。開頭是兩對夫

婦各自坐在對面的沙發傾談。陳玉起來倒茶時,美霞趁機坐到王偉的懷抱里。陳玉倒茶

給李強時,李強也隨手把她摟住不放。
  美霞的手兒輕輕握住王偉軟軟的肉莖,王偉的雙手也撫摸著她的結實的奶兒和修長

的大腿。美霞拋了個媚眼兒笑著說道﹕“偉哥,你太太的乳房那么大。你不去摸她,卻

來摸我,真沒道理。”
  王偉說道﹕“陳玉是我的太太,我什么時候摸她不成﹖而且你們各自有好處,你的

乳房很結實,撫摸時很有手感哩﹗阿玉的嬌小玲瓏雖然很逗人喜歡。但是我何嘗不喜歡

騎騎你這匹健美的胭脂馬呢﹖”
  美霞把手里的肉莖輕輕一握,說道﹕“壞死了,把人家比做馬﹗”
  李強笑著插嘴說道﹕“你不是馬是什么﹖盡管你在天橋上穿得多么漂亮,走得多么

高貴,回到家里還不是讓我剝光來騎﹗”
  陳玉說道﹕“強哥,即使你把我們當牛當馬,也不必這樣說嘛﹗”
  李強連忙說道﹕“阿玉,對不起,我說錯了,應該男人做牛做馬才對。小玉,我好

喜歡你嬌小玲瓏的身段。你先讓我摸摸玩玩,等會兒我讓你騎住玩。”
  陳玉道﹕“別來客套了,你們男人呀﹗還不是啥時想幹就幹﹗”
  李強道﹕“阿玉,你是不是抱怨我昨晚對你用強呢﹖”
  陳玉笑著說道﹕“昨天是我一時還不習慣,怎怨得你呀﹗”
  “嫂子真是通情達理,愛死人了﹗”李強把陳玉一對雪白細嫩的腳兒捧在手里仔細

玩賞,祇見她一雙玉足不盈四寸,白嫩柔軟,滑不溜手。不禁贊道﹕“嫂子,你的肉腳

真可愛,我好想吻吻哩﹗”
  李強說著,就陳玉依坐在沙發上,把一雙白淨的素足端在面前,用嘴去吮吸著小腳

蓮尖。用舌頭舔著腳趾縫以及腳心。陳玉被他弄得花枝亂抖。李強說道﹕“嫂子,你不

要動,乖乖地讓我服侍你呀﹗”
  陳玉笑著說道﹕“別嫂子長,嫂子短的啦﹗怪肉麻的。你要當我是嫂子,還能對我

這么百般調戲嗎﹖”
  李強涎著臉說道﹕“正因為你是嫂子,所以調戲起來特別有味呀﹗阿玉,你的陰戶

光潔無毛,讓我吻吻一定好有趣﹗”
  說著,李強又把頭鑽到陳玉的兩條嫩腿之間,在她的白玉般的陰戶美美一吻。陳玉

怕癢地把雙腿一夾,雙手撫摸著他的頭說道﹕“強哥,癢死人了﹗你要弄就來弄嘛﹗別

再把我瞎折騰了呀﹗”
  “我還未回氣嘛﹗” 李強指著對面沙發上正在玩著“69”花式的王偉和美霞說
道﹕如果你肯像美霞那樣,我很快就行的。”
  陳玉望了望對面,祇見她丈夫正趴在美霞身上,雙手撥開美霞的陰戶,用舌頭戲弄

她的陰蒂。而美霞也把王偉軟軟的陽具含在嘴里吮吸。陳玉說道﹕“我替你含,但是你

不要弄我。我會受不了的。”
  李強不依,陳玉祇好也如法仿效,她讓李強躺在沙發上,然后趴在他身上,把李強

的龜頭含入她的櫻桃小嘴。李強也一邊撫摸著白嫩渾圓的粉臀,一邊贅吻陳玉那一個光

潔無毛的玉戶。初時陳玉不很習慣,扭腰擺臀地徊避著,但是李強吻得很有技巧,把她

吻得淫水津津地流入他的口里。陳玉不再扭動了,她一邊享受著李強帶給她的快感,一

邊認真地吸吮著李強的龜頭。
  另一邊的美霞,已經把王偉的陽具吮吸得堅硬似鐵。她把嘴里的龜頭吐出來,轉過

頭對王偉說道﹕“阿偉,你的棒棒已經好硬了﹗昨天晚上你在我口里出。剛才快要出來

的時候你又把我交還給阿王。現在你想不想真的在我的肉體出一次呢﹖”
  王偉翻身扶起美霞的雙腿,就把硬物插入美霞溫軟的陰道里。抽送了幾拾下之后,

美霞體貼地對王偉說道﹕“偉哥,你剛弄過一次,一定好累了。不如這次你躺下來,讓

我在上面套弄你好不好呢﹖”
  王偉喜出望外,但他沒有把陽具從美霞的陰道里拔出來。他笑著攔腰把美霞的嬌軀

抱起來,美霞也知趣地把雙腿纏住他的腰際。王偉手捧著美霞的臀部站立起來,然后再

坐到沙發上。倆人遂成“坐懷吞棍”的花式繼續交媾。
  這時李強的陽具已經在陳玉的櫻桃小嘴里膨漲發大。陳玉的陰戶也被李強舔吻得飄

飄欲仙。她吐出嘴里的龜頭,回頭對他說道﹕“強哥,你放心在我嘴里射精吧﹗”
  說罷又繼續把李強的肉棍兒含入小嘴吞吞吐吐。李強終于灌了陳玉一嘴精液,在他

精液噴出的一剎,陳玉更加努力地吮吸著他的龜頭,像小孩吃奶似的把李強的精液吞食

下肚。事畢,李強感激地把陳玉緊緊抱在懷里,陳玉也讓李強拿根尚未軟化的肉棍兒塞

入她的體內。
  對面沙發上的王偉和美霞也到了最后的階段,美霞隱約感覺到一根熱流射入她的陰

戶,她停止了套弄,讓王偉的陰莖深深地插在她肉洞深處痛快地噴出精液。
  陳玉和美霞的肉體分別被對方丈夫摟抱,雖然男人的肉棒正慢慢在她們的陰道里萎

縮,但她們的臉上仍然流露滿足的微笑。從此以后,王偉和李強兩夫婦改變了自己的生

活,他們吸髓知味,一而再,再而,差不多每周都要在一起過周末,當然一次比一次滿

足,一次比一次精彩,大有樂此不疲之概。后來,他們為了更廣泛地結識同好,竟在雜

誌登小廣告。經過小心識別,他們選擇了另外兩對未婚夫婦,和他們組成了一個小小的

俱樂部。這兩對男女就是禮杰和阿梅,以及駿明和珊珊。他們也都是新移民。
  禮杰和阿梅拍拖兩年,他們雖然未有結婚的打算,不過好想同居,但他們的收入有

限,不夠錢租屋住,所以同居的計劃一直無法實現。后來阿梅有個女同事珊珊也想和男

朋友駿明同居,于是兩對戀人就合共租屋住。
  他們租住的屋的隔聲設備好差,而駿明和珊珊都是性欲強的人,他們每晚都要做愛

才睡得著,而兩人做愛時的呻吟聲更加大到好似拆樓一樣,他們的淫聲浪語都傳到隔壁

房。禮杰每個晚上聽到駿明和珊珊的呻吟聲時都心思思想和阿梅做愛,但阿梅偏是個性

冷感的人,有時整個星期都不肯和禮杰做一次愛,就算是肯做愛,她也不會像珊珊那大

聲淫叫,禮杰真是好羨慕駿明有個好似珊珊那么好玩的女朋友。
  有一次,阿梅和珊珊結伴去買衫,女人去買衫起碼都要幾個鐘頭,兩個男人就留在

家里看色情錄影帶打發一時間,駿明一臉神秘地播放出一合錄影帶,祇見熒光幕上出現

一對全身赤裸的男女在瘋狂做愛,禮杰看不清他們的面孔,但一聽到他們的呻吟聲就嚇

了一跳。再仔細看一看,這一對男女正好是駿明和珊珊,雖然禮杰知道他們好開房,對

于他們在做愛時自拍錄影帶並不感到意外,但他沒有想到駿明會把這樣的錄影帶拿出來

播放給他看。
  他見到珊珊坐在駿明小腹上,駿明的肉棒在她的迷人洞內一吞一套,珊珊的一對大

奶兒也一上一落拋來拋去。禮杰一邊看一邊想到他的妻子阿梅,她做愛時就好似死尸一

樣,祇懂得伸開雙腳躺在床上任其抽插,如今看到珊珊的豪放舉動,他恨不得自己變成

駿明,親自試一試珊珊的床上功夫。
  “你是不是很想試試我的珊珊呢﹖”駿明見禮杰看到口水都快流出來,于是笑著問

道﹕“不如我們交換女朋友來玩一玩,好不好呢﹖”
  禮杰心想,阿梅無論身材和床上功夫都及不上珊珊,計起來用阿梅和珊珊交換,他

不單止沒有蝕底,反而有賺,所以一口就答應了,但他想到阿梅這么保守,如果向她提

出來,她一定不會答應的。不過駿明一早就為他想到一個好辦法。
  由這天晚上開始,禮杰每晚都要阿梅陪他看色情錄影帶,他們看過幾次之后,禮杰

就叫阿梅學錄影帶中的玩法。以阿梅的保守作風,她當然不肯玩那些滴臘,灌水之類的

變態游戲,但她為了討好禮杰,最后還是答應玩一些比較經微的虐待游戲。
  其實禮杰都不舍得真正去虐待阿梅,他祇要求阿梅在做愛時蒙上雙眼和綁著手腳。

初時阿梅對這種玩法也有些小抗拒,但后來她覺得蒙著眼做愛,因為看不到禮杰,所以

無法估計禮杰會摸她那里、吻她那里,她開始覺得這樣做愛更加刺激好玩。后來每次做

愛都會自動自覺的蒙上雙眼。
  經過好多次的嘗試,禮杰確定阿梅做愛時不會要求揭開眼罩,這天晚上他就決定把

阿梅換給駿明玩玩。
  禮杰和平常一樣,把阿梅雙手分別綁在兩邊床角,然后就替她帶上眼罩,當他做完

這些預備功夫后就輕輕手打開房門。駿明和珊珊一早就在門外等候,這時駿明悄悄走到

阿梅床邊,而珊珊就拉著禮杰入她的睡房。
  禮杰入到珊珊的睡房后,兩人立刻脫至赤條條的在床上擁吻起來,珊珊主動把舌頭

伸入禮杰口中,兩條舌頭緊密地纏在一起。
  一輪熱吻之后,禮杰把珊珊推倒在床上,他以前試過好多次叫阿梅幫他口交,但她

始終都不肯,今次遇上豪放的珊珊,他即時想到要她來達成這個心願,而珊珊亦毫無推

的意思,一口就含著他的肉棍兒,她的品蕭技術一流,濕潤的舌頭不斷繞著他的龜頭一

圈又一圈地打轉,經過幾下大力的吸吮后,他的陽具即時暴增兩寸。
  禮杰雖然好享受她的口舌服務,但他不知隔鄰房里駿明阿梅會搞多久,所以不敢慢

慢享受,當珊珊為他口交時,他的一雙手也毫不客氣地按著珊珊的大奶亂捏亂搓。他雖

然把珊珊的乳房捏到好似一團變了形的石膏泥,珊珊不但沒有反抗,口里還不停地發出

歡樂的淫叫,而她雙腳也不自制地一開一合,雙腳之間的迷人肉洞已經布滿淫水,大量

的淫水在燈光的照耀下,使迷人洞口的嬌嫩肥肉反射出閃閃微光。
  這時禮杰感到陰莖輕微跳動一下,他知道再被珊珊含下去的話分分鐘都會在她口里

爆漿,所以連忙把肉棒抽出,把它對準珊珊的迷人洞,深呼吸一口氣后就挺身用力向前

一頂。禮杰一邊抽插珊珊的迷人洞,一邊吻著她的大奶,兩粒紅葡萄似的的乳頭被他咬

得又紅又腫,但珊珊好像一點也不覺得痛的,反而鼓勵禮杰繼續咬下去。
  駿明和珊珊可能做愛比較頻密,她的迷人洞比阿梅鬆很多,不過她勝在夠熱情,她

一邊做愛一邊教禮杰轉換花式,禮杰從末試過做得這么過癮,一時間不記得留前鬥后,

所以玩到第四個花式時,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不過他拼命忍著,事關他還有一招要玩。

他想學色情錄影帶一樣,玩這招“漿糊洗面”,在緊急關頭,他迅速把大肉棒從迷人洞

抽出,跪在珊珊面前大力套弄了幾下,一股白色的人漿糊從龜頭噴出,珊珊的眼耳口鼻

都沾滿熱辣辣的漿糊。珊珊不但沒有生氣,還不停對他拋來媚笑。
  禮杰雖然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但他不敢在珊珊的床上休息太久,三扒兩撥拾起衫褲

返回自己睡房,這時駿明已經到達最后沖刺,他狂抽了幾下之后就悶聲哼叫起來,他的

漿糊就好似噴泉一樣射入阿梅的肉體里。
  駿明離開禮杰的睡房后,禮杰心驚肉跳地解開阿梅的手腳和眼罩,他好怕阿梅會發

覺剛才和她做愛的是駿明,但阿梅不單止沒有發覺讓別人姦淫,反而大贊禮杰今次玩得

她特別興奮。
  經過這一次之后,禮杰繼續瞞著阿梅把她換給駿明玩,一方面讓駿明挑起阿梅的做

愛興趣,另一方面他又從珊珊處學識更多做愛花式。終于阿梅在做愛時越來越豪放,后

來,禮杰有次租了盒有關換妻游戲的錄影帶給阿梅看,阿梅竟然同意試一試、于是禮杰

以后再不需要偷偷摸摸了,從此他們經常交換女友做愛,后來駿明看到李強和王偉所登

的小廣告。便嘗試和他們聯絡,于是,四對夫婦組成一個小小俱樂部,過著更多姿多彩

的性生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