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16.曉蓉

一個令人窒息的暑假, 剛考完大學的平, 正忙著招羅同學會的成員
        們, 都七年不見了. 當天的同學會有三十人出席, 全是看在平的面
        子上, 據說在這之前的同學會最多只有十五個人, 平看在眼裏自然
        是高興.
          " 阿偉, 那個綁馬尾巴的女孩是誰? " 平問著.
          " 那是......應該是周曉蓉吧! 女大十八變, 簡直比認祖宗還困
            難. 她走過來了, 去問吧! "
          " 妳是? " 平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馬尾巴女孩.
          " 我以前就坐在你的旁邊, 坐了三年, 該不會忘了我叫什麼了吧? "
          " 那妳是周曉蓉囉! 才幾年的時間, 以前還像隻醜小鴨, 現在成了
            天鵝了. "
        平記憶中的曉蓉的確不起眼, 話又少, 在小時候男生愛女生的時代,
        一起坐了三年, 如果沒有被湊成對是很奇怪的, 因為平比一般男生早
        熟了一些, 又高又帥, 人又有趣, 班長當了四年多, 功課還有書法,
        演講, 作文什麼的, 平一定是第一個上臺的那一個, 自然風風雨雨一
        多, 不起眼的女生很快就會被遺忘, 當時平對這些也不放在心上, 只
        是眼前的曉蓉, 一頭長髮, 水汪汪的大眼睛, 純真的笑容, 這一切的
        一切給了平種不一樣的感覺, 平並沒有放在心上而只是認為這是舊友
        重逢的感動.
          同學會是在母校的教室舉辦, 同學會結束後, 一群人相邀到海邊玩
        水, 平留下來整理場地, 並不是沒人要幫他整理, 相反的一堆人要幫
        他, 平要他們去玩, 大家太久沒見面了, 有人得趕夜車上北部, 更重
        要的是平要一點時間來回想過去, 這令人懷念而又不可追的回憶.
          把教室整理好的平, 呆呆的坐在教室前, 是休息, 是回想, 突然有
        人在平的背後拍了一下.
          " 琦華啊! 妳怎麼來了? 妳不是先回去了嗎? "
          " 也沒什麼啦, 我怎麼知道同學們都走了, 所以我又來了. 既然人
            都走光了, 我想我還是先回去把事情做完吧, 記得和我聯絡. "
          " 沒問題, 我上大學第一個寫信告訴妳, 拜拜! "
        平心中有股莫名的失落感, 也不知道為什麼似乎覺得某個人會出現,
        也不知道是誰, 不知不覺已經黃昏了, 平發呆了一個下午. 有個似曾
        相識的身影走了過來.
          " 你怎麼還在呢? " 嬌滴又帶點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平突然覺得他枯等的人就是她了, 抬頭一看.
          " 曉蓉? 妳們回來了嗎? 好玩吧! " 平有點高興又有點不好意思.
          " 我沒有去, 回家後老覺得你還沒走, 就來看看, 沒想到你真的還
            在. "
          " 好快, 從我轉學到現在都七年了, 大家都長大了. 只有我還是老
            樣子. "
          " 還記得我們小時候有一次考試, 你硬把考卷給我看, 我不敢看.
            還有你最喜歡玩刀子了, 把我的手割了一道好長的傷口, 你看!
            傷口還在. "
        平看見曉蓉手背的傷口, 一股愧疚的感覺始平的頭低了下去.
          " 你怎麼了? 不舒服嗎? "
          " 不是啦! 只是在想...."
          " 想什麼? 可以去找你的女朋友談談啊. "
          " 有就好了, 孤家寡人一個. " 平嘆了一口氣. " 那妳呢? 不會和
            我一樣吧? "
          " 你猜對了, 沒辦法, 太醜了沒人要. "
          " 真的? 那我以後可以找妳出來嗎? "
          " 可以啊! 你不嫌棄的話. "
          " 那妳最近有空嗎? "
          " 下週末我有三天假...."
          " 可以過夜嗎? 我正想回台南看看外婆. "
          " 這....可以...."
          " 真的? 太好了. "
        西斜的夕陽下有一對情侶的身影, 曉蓉斜靠在平的肩上....
          " 外婆, 我回來了, 這是我的女朋友, 漂亮吧! "
        只看曉蓉低著頭扯著平的衣角, 示意平別亂講話.
          " 沒有多餘的房間, 怎麼辦? " 外婆畢竟較保守.
          " 她和我一起睡就可以了. "
        曉蓉也沒有表示反對....
          " 妳真的沒有過男朋友? "
          " 真的啊! "
          " 那這算初戀囉! "
          " 是啊, 讓你賺到了. " 曉蓉用手在平的鼻子彈了一下.
          " 妳的眼睛好亮, 妳的臉好漂亮. "
        平托著頭看著曉蓉.
          " 不來了, 老取笑人家. "
          " 我是說真的, 我發誓. "
          " 別亂說, 告訴你一件秘密, 不可以笑人家喔. "
          " 好啊! "
          " 我小時候就很喜歡你了. " 說話的曉蓉往平的懷中靠去.
          " 我可以親妳嗎? "
        曉蓉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平輕輕的扶起曉蓉的頭, 吻了曉蓉, 只覺得      
        又軟又甜, 這就是吻的感覺嗎?
          " 曉蓉, 我愛妳. "
        平將曉蓉抱了過來.
          " 你願意嫁給我嗎? "
        只見曉蓉點了點頭, 臉和蘋果一樣紅.
        平聞到曉蓉身上飄來的香味, 摸著曉蓉的長髮, 左手也不免不規矩了,
        慢慢的在曉蓉的背上游移, 女人的身體好柔好軟, 也給了曉蓉一個忘卻
        世界的吻, 曉蓉並不反抗, 任由平熟悉她的身體, 平的手伸進了曉蓉的
        衣服, 想退去曉蓉的胸衣, 卻不得其門而入, 急的滿頭汗, 曉蓉拿了棉
        被往身上蓋, 蓋的同時胸衣已經在棉被外了, 平將臉埋在曉蓉的胸部上
        , 手更得寸進尺的往下體游去, 舌頭和手也不閒著, 揉著一個乳房也含
        著一個, 右手往幽密的谷壑探去, 先是一片柔軟的草原, 曉蓉也曾本能
        性的把腿夾緊, 但面對她最愛的男人, 這動作是沒什麼意義的, 平感到
        小穴的洞口有點濕, 用食指想長驅直入, 滑滑的, 暖暖的, 平覺得這觸
        感好舒服, 如果是小弟弟進來不知道有多舒服, 但曉蓉說有點痛, 平也
        不敢亂來, 把頭埋進曉蓉的大腿中, 輕輕舔著曉蓉的小溪和珍珠, 曉蓉
        慢慢的放鬆了自己, 眼瞇成一線, 享受這快感, 平慢慢的用中指, 曉蓉
        也較能適應了, 平挺起自己的弟弟, 滑了進去, 曉蓉痛得眼淚都流出來
        了, 也不願打斷平的興致. 平輕輕的在曉蓉的下體抽動, 太快只會讓曉
        蓉恐懼作愛, 慢慢的舔著曉蓉的每一寸勝雪的肌膚, 細細的肩, 可盈握
        的腰, 那二顆小紅櫻桃, 放在大小適中的乳房山上, 更令人垂涎, 毫無
        瑕疵的身軀, 唯一的傷口是自己的錯, 想到這, 平不由得更愛上曉蓉了
        , 曉蓉隱隱約約的呻吟, 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的快感.
          " 會痛嗎? " 平關心的問曉蓉.
          " 不會...." 曉蓉勉強擠出答案.
          " 委屈妳了. "
          " 說那是什麼話, 這是我自願的, 即使你不負責我也不後悔. " 曉蓉
        語氣堅決的說. 曉蓉的陰部漸漸濕了, 平發現曉蓉不如前面那麼痛苦,
        大膽的抽送, 一陣子之後, 平的千萬雄兵攻入了曉蓉的體內.
        東方的第一道光射進房間, 平抱著熟睡的曉蓉而半坐著, 看到曉蓉那純
        真又美麗的臉, 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夢境, 而打了自己一巴掌, 這一打沒
        把平打入夢境倒把曉蓉給驚醒了.
          " 你好早起床喔! " 曉蓉揉揉惺忪的睡眼.
          " 是啊! 我在鄉下都很早起的. " 平想掩飾自己的疲態.
          " 看著我的眼睛. "
          " 還是瞞不過妳, 從小就是妳最了解我的想法, 我在想這是不是作夢
            , 如果是, 就讓我多待一會兒吧! "
          " 笨蛋老公, 都是你的人了還說這種傻話, 別太累了, 我會心疼的.
            答應我等一下休息一會, 而且以後不准這樣. " 曉蓉往平的頭上敲
            了下去, 更窩在平的懷中.
          " 是的老婆大人! 老公一定尊奉老婆大人的話為聖旨. " 說完並在曉
            蓉的唇上親了下去.
          " 你就只會欺負人家啦! 不和你好了! " 曉蓉象徵性的搥了平幾下.
          " 那如果我要和妳好呢? 昨天..還會痛嗎? "
        曉蓉搖了搖頭. 平的手又在曉蓉的胸部和下體搜尋.
          " 不要啦! 先去洗澡好不好? 一身汗臭味. "
          " 那我要妳和我一起洗, 不然我不要. " 平學起小孩撒嬌.
          " 真拿你沒辦法, 和小孩子一模一樣. "
          " 不要看這邊, 我會不好意思. " 曉蓉試著用身上所有的東西來掩蓋
            她完美的身體.
          " 怕什麼羞? 妳都是我的人了. " 平也是第一次在亮的地方看曉蓉的
            裸體, 一時看呆了, 過去把曉蓉輕抱起放在充滿溫水的浴缸, 自己
            也下水, 平的一個長吻把曉蓉拉進這個情欲交集的世界. 平如小孩
            般吸食曉蓉的乳頭, 曉蓉雙眼微瞇, 手則緊抱著平的背, 平將小弟
            放入曉蓉的禁地, 曉蓉沉哼了一聲, 平慢慢的激起了水花. 曉蓉貪
            婪的尋找平的舌頭, 平則不斷的抽送, 眼見曉蓉是越來越陶醉, 也
            忘情的抽送, 不停的加快.
          " 啊..啊....這..這是什..麼感覺....? " 曉蓉享受著性愛的愉悅.
          " 我..我也快了, 啊! 一股男人的精華毫無保留的衝入曉蓉的子宮尋
            找另一半.
          " 曉蓉, 我永遠愛妳...."
        隔天平帶著蓉到海邊玩, 平一路上不停的為蓉解釋鄉下的地名由來,
          " 好漂亮的稻田, 綠油油的真好看, 哇! 海邊到了, 好漂亮! " 蓉
            興奮的樣子和小孩子沒有二樣.
          " 別亂動, 我還在騎車, 要是摔車了, 妳就真的沒人要了. "
        蓉把嘴巴翹得半天高. 平看了都覺得好笑.
        換上泳衣的蓉迫不及待的往海裡跑, 蓉的泳衣不是時髦的三點式, 但
        是她燦爛的笑容及穠纖合度的身材, 足以傲視在海灘上的每個女人,
        更能吸引每個異性的視線, 而她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的老婆, 想到這
        , 平也不禁將胸膛挺起, 彷彿對世界說她就是我的人!
          " 丫頭, 別跑太遠了! " 平叫著蓉的小名.
          " 你快點來啦! 給你五秒鐘快跑! 一秒鐘...."
          " 老婆大人, 妳想玩死我? " 平喘著氣說著.
          " 不這樣你怎麼會這麼快到我面前? " 蓉煞有其事的說, 還沒說完
            已經讓平是一身濕了.
          " 玩水是吧! 我可不會輸妳. " 平也不甘示弱的潑了回去.
        就在你來我往, 太陽回家洗澡去了.
          " 丫頭, 該走了, 外婆在家等我們吃飯. "
          " 喔! 還沒過癮呢! " 蓉心不甘情不願的上了岸.
          " 趕快把身體沖一沖, 換上乾淨的衣服, 衣服? 糟了! 忘記帶了. "
          " 笨蛋, 衣服在袋子裡, 我就知道你這迷糊蛋一定忘了帶. " 蓉威風
            的說.
          " 不然妳以為我老婆這麼好當啊! "
          " 幫你帶衣服, 不感謝我還挖苦我, 你討打! " 蓉往平打了過去, 學
            過國術的平, 一個側身倒抱住了蓉.
          " 謀殺親夫這罪是很重的. " 平說完把頭靠在蓉的臉旁. " 該怎麼處
            罰? "
          " 這樣夠不夠? " 蓉轉過頭在平的臉上親了一下.
          " 夠了, 夠了, 我怎麼忍心處罰我最愛的丫頭? "
          " 知道就好. " 蓉在平的鼻子捏了一下, 二人就在一路上不停的鬥嘴
            回到家.
          " 啊! 媽, 妳怎麼也來了? " 平驚訝的問.
          " 有女朋友也不讓媽看看. "
          " 本來是要過一陣子再帶給妳看的. "
          " 看不出來我兒子眼光不錯, 找到一個這麼漂亮又有人緣的女朋友. "
            平的母親看著曉蓉.
          " 伯母好! " 曉蓉問候著.
          " 伯母? 不對吧! 應該改口了, 要是平這混球欺負妳, 告訴我, 我替
            妳出頭, 他不要妳, 我可沒答應, 我認定妳是咱們家的媳婦了. "
            說完把手上的介指拿了下來, 也不管蓉答不答應, 就往蓉的手上戴
            .
          " 謝謝媽! "
          " 啊! 我完了, 以後二個欺負我一個, 日子可難過了. " 平開玩笑並
            露出無辜的表情.
          " 丫頭, 我可以進去洗嗎? "
          " 可以啊! "
        平門一打開卻發現蓉已經洗完澡了, 連衣服都穿完了.
          " 真可惜! " 蓉惋惜的說著.
          " 可惜什麼? "
          " 我是替你可惜, 你看你一副色瞇瞇的樣子, 就知道不安好心眼, 所
            以我很快就洗完了. " 蓉像小孩般高興的說著.
        平也不回答, 事實上, 他的確是這樣想的.
        洗完澡的平, 看見蓉趴在桌上睡著了, 跟小孩一樣, 玩累了就睡, 平把蓉
        抱到床上睡, 看著蓉的臉, 好天真, 好無邪, 沒有半點人間塵俗的牽絆,
        無憂無慮, 但又是那麼的細心, 體貼, 靈精, 什麼事都瞞不過她, 正好平
        是天生的大迷糊蛋, 大概是註定的吧!
        一大早, 鄉下的公雞不忘一展歌喉, 讓世界迎接美好的一天, 平在鄉下很
        少睡超過七點的, 從小就是這樣, 今天也不例外, 起了個大早也把蓉給吵
        了起來.
          " 睡得還好吧! "
          " 你真的在鄉下好早就起床了. "
          " 是啊, 習慣了, 我國小一年級是在這唸的, 自然不會晚起. 起來把臉
            洗一洗, 吃完早餐我帶妳到我學校逛. " 平把蓉拉了起來, 並給了蓉
            一個早安之吻.
        蓉洗完臉冷不防一對強壯的手臂抱住了她, 平不等蓉做出反應, 舌頭已經
        在蓉的嘴裏翻江倒海, 手也在蓉柔軟的臀部, 胸部摸著, 平將無力的蓉抱
        起, 回到房間, 輕輕的放在床上, 手慢慢的解開睡衣的胸扣, 潔白而有蕾
        絲邊的胸罩不能掩住雙乳的豐滿, 平將手伸到蓉的背, 解開了胸前的負荷
        , 昨天留下的晒痕依然清晰, 平的舌頭沿著晒痕一直到乳房的頂端, 右手
        也伸入了蓉的睡褲中, 尋找傳說中的樂園, 那片草原, 又軟又滑, 任誰摸
        了也樂不思蜀了, 再一步探入誘人的世界, 蓉的秘處因為平的侵入而以洪
        水相對, 蓉在平食指的抽動中, 流露出忘情的呻吟, 平的舌遊遍蓉身上的
        每一吋肌膚, 似乎要留下記號證明蓉是屬於他的, 最後停在最幽密動人之
        處, 平仔細的把二片薄薄的肉壁分開, 出現一條小小細細的紅通道, 直往
        天堂, 上面還有一顆珍珠, 發出微紅的炫人光芒, 平低下頭用舌頭去拾起
        珍珠, 這讓蓉歇斯底裡的呻吟著" 不要! 不要! " 平的小弟再也無法忍耐
        , 用力一挺, 蓉的一聲慘呼提醒了平: 蓉昨天還是處女! 平的動作慢了下
        來, 輕入淺出, 蓉也慢慢的由痛轉為人間至樂, 而忘情的呻吟, 平一聽更
        鼓足了全力衝刺, 蓉緊緊抓著平的背, 十條血痕, 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混
        著昨天的血跡, 平沉哼了一聲, 精華盡入谷底, 平趴在蓉的胸部上休息,
        左手把玩著蓉的乳頭.
          " 老公, 你看你滿頭大汗, 下次不要那麼激烈了. " 蓉邊擦著平的汗邊
            關心平的情形.
          " 沒辦法, 娶了個老婆這麼漂亮, 想不賣力都不行. "
          " 死相, 每次都笑人家啦! " 蓉羞得直往平的懷裡鑽.
        平抬起了蓉羞紅的臉, 忍不住又是個長吻, 也證明了二人之間的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