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299.這個冬季

1 of 10

        飛機降落在西雅圖國際機場,雲霧陰霾地散落著. 西雅圖機場最近發生
        工作人員要求降低工時所引起的怠工事件,讓黃振東對於機場外的交通和旋轉
        盤上行李能否準時送出憂心忡忡.經過了五個小時,從亞特蘭大橫越了整個
        美國的疲累飛行之後,他最想見到的是開車來接他的高偉倫和他的行李.



        在美國搭飛機是一場戰爭; 從訂票開始,一直到抵達目的地並離開機場.
        敵人包括票務公司的人員,航空公司的櫃檯,機場的交通,飛機的機位,
        機上的食物,及最後的行李出關;之後要找到來接機的人,不然還要加上
        額外的一個:提供機場服務的交通公司.


        「David,我在這裡」,那是高偉倫的聲音.「累不累啊? CBS 下午的新聞說
        大風暴已經到了喬治亞,我真擔心你」.
        「還好,」振東說,「這班飛機從芝加哥飛來亞特蘭大的時候,還因為風速太大
        而無法進場呢.」振東把偉倫摟了摟,偉倫燦爛地笑了起來;突然神秘地比劃
        出勝利的V字型手勢.
        「怎了,順利接到我算是贏了?」偉倫笑而不答.
        「又玩猜字遊戲? 是什麼?」振東又問.
        「What, you forgot it?」偉倫露出誇張的表情,把臉拉得好長.「這下子
        我們得到北非去玩玩,你答應我的」.
        「二十萬? 他們簽了二十萬的合約嗎?」振東問.
        「你一定鏽逗了.」偉倫突然以台灣話說,「兩百萬!」
        「我的老天,兩百萬!」 「他們希望與我們合作,再擴大歐洲市場.」
        「真有你的,上車吧. 今晚若不下雪,我們就到下城喝一杯.」
        「怎麼,你就這麼瞭解我? 哈哈哈!我就是喜歡你!」

        他們有機會到下城去,總是一起喝個半醉;即使在市政中心的高級音樂會之後,

        他們有機會到下城去,總是一起喝個半醉;即使在市政中心的高級音樂會之後,
        也會有兩個黑髮的東方人,喝多了在酒館裡大聲彈琴唱歌,不在乎身上的禮服
        是多麼不搭調.偉倫總是說,醇酒音樂,這種樂趣,女人是不會瞭解的.

        認識偉倫是剛到美國不久,當時振東還在加州的公司做事.大學畢業,
        服完了預官役,就到美國來了. 辛辛苦苦來到這裡,目的倒不是為了唸書,
        而是為了圓一場美國夢. 後來拿了電機學位,做醫療臨床精密機械相關工作,
        還算沒丟本行. 大學時代孜孜專研地參加各國的精機設計賽,在當時是他逃避
        內心的真感情的唯一途徑.對於所失去的那段黃金歲月,是嘆息也喚不回來了.

        偉倫在台大時唸的是農化;也是畢了業就到美國來,拿的是加拿大護照,
        在台灣的時候,身份就是外籍生,他的中國籍早八百年前就丟了. 他祖父
        在中國內戰後不久就移民紐約,後來又搬到多倫多去,倒是挺特別的.
        振東一次到法院辦事,遇到偉倫好心地幫忙,當時他在南加大法學院唸書.
        為什麼當時會唸農化,之後又轉唸法律,自己也交代不清楚.

        「安德魯最近在這裡買了一棟房子,說是他老婆希望在結婚十週年時換一棟
        大一點的.」他們在高速公路上,離開機場已經二十分鐘.
        「這是好區,我早就想搬過來了..他哪來這麼多錢,上次不是聽他說投資
        加拿大亞柏達的一口新油井公司,把那棟貸款未清的房子都押上了.」振東問道.
        「我想還是他老婆有辦法,聽說是個將軍府的名媛,這樣的女人,總是厲害些.」
        偉倫對振東笑著,帥氣地轉著方向盤,超過前面的車子.



        振東一心只想快些回到家.長途旅行後,一個男人也會希望得到安全的感覺.
        於是,他聽著偉倫的說話,舒適地在車內望著窗外退盡衣葉的重樹嚴冬.
        絲毫不知道,他們之間長久的情感就要發生波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