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艷母與癡兒

四川省某縣,34歲美人陳紅的老家。她丈夫陳導在英國拍片已經有一年了。在這其間她一直帶著兩個兒子(一個是陳導前妻生的小軍18歲,一個是陳紅生的小健14歲),在陳紅的老家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

  「小軍……你抽屜裡面怎麼會有這樣的照片呢?!」陳紅帶著相當驚訝且略為尷尬的語氣,正在質問著小軍。

  其實在小軍這樣的年紀,抽屜裡面放著一些裸體女性的照片,應該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但是這些照片裡面有超過半數都是陳紅在網上的合成黃色照片,雖然並不是真實,但是卻是讓小軍「小健」每次手淫達到高潮不可或缺的東西!但是對於陳紅媽媽來講這是一種很大的震撼!

  「我……我……」這時候小軍是全然地低下頭來,完全不知道該講些怎樣的話陳來敷衍這樣的情況。(其實還有許多A片她並未發現,裡面大部分是亂倫的。)

  媽媽見到他這個樣子,語氣也就比較緩和下來,她走到我的身邊,用許多的言語對他說教,但是這時候小軍完全沒有心思聽她在講些什麼?

  因為她那豐隆的胸部完全不受低領襯衫的遮掩,充滿著性的誘惑在他面前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雪白的雙乳,如此清晰的呈現在眼前,那些照片的魅力已經黯然失色,這樣的景色何曾有機會親眼目睹呢?

  但是因為小軍依然低下著頭,所以媽媽並沒有發現他正在欣賞她的奶子,講了好一會,她就要去澡,然後到攝制組拍片,今天要很晚才回。

  覬覦媽媽已久的18歲兒子,趁著爸爸出差不在家,開始偷窺媽媽的內衣,絲襪。據他以前觀察的結果,34歲的陳紅媽媽,是個性慾很強的女人,每次爸爸只要在她身上一摸索,她就會全身癱軟,發起浪來。

  她丈夫陳導在英國拍片已經有一年了。苦悶陳紅的常常出去應酬,有時喝得醉糊糊的。那天,小軍下晚自習,回來就睡了。不一會,就聽見門鈴響,有人叫小軍的名字。起來一看,媽媽劇組的兩個女的,扶著媽媽回來了,她們說:「快扶你媽媽躺下,她喝醉了。」她們把媽媽交給他就走了。

  小軍把媽媽扶到床上,陳紅一頭烏黑的披肩發,美艷的面容,白色的西服短裙,白色的高跟皮鞋,加上她165公分的苗條身材,更顯著清純俏麗,面容嬌美的媽紅著臉嘴裡嘟嘟著說:「熱、熱,我想喝水。」然後就再也說不來什麼了,這次是陳紅喝醉得最厲害的一次。小軍想這此機不可失,一定要弄出成果來,把她搞定。

  小軍找了幾片安眠藥放在水杯裡化開後,拍打了媽媽的肩頭十幾下才叫醒她,扶住她的頭將藥水給她喝下去,然後到小健的屋子把他叫來共同行動。

  兩人把昏沉沉的媽媽放到床上,脫她的衣服。衣扣一個個的逐漸解開,上衣自肩上滑落,露出豐滿雪白的胸部,而蕾絲的胸罩撐托著美麗雪白的深溝,白色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包著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祕地帶。陳紅已經近乎全裸的在兩個兒子面前。

  兩人三下五除二的把胸罩,內褲剝離了她的身體,現在的只剩下裹在兩腿上的寬花紋白色長統絲襪的包裹著玉腿,雪白的豐臀,還有那性感的黑色彎曲陰毛。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們色瞇瞇的眼神發出慾火的光彩。

  「真是好美麗好迷人的肉體,媽媽你穿著衣服太可惜了,像這樣全裸不是很好嗎!」

  「先給小健看一下媽媽的神祕地帶好了……」小軍陰險的裂嘴笑一下,將陳紅抱至桌上,他從背後抱住她,雙手抓住雙腳,用兩手將媽媽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完全分開。

  暴露出肉縫,他把的陰唇向兩邊拉開,媽媽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完全張開。使得陰道成了一個小小的圓洞,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豐盛的陰毛迷人豐丘上,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在小健面前。一副極度猥褻的情景在上演。

  「這種樣子特別好看喲!我最喜歡干穿著白襪的美麗女子。以前不讓我摸,哼,現在我要摸個夠。」小健邪惡的笑著。

  小健的雙手游移在陳紅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脫掉了她的白高跟皮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一雙玉足。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他抓住她的右腳腕,抬起她的右腿,用自己的臉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

  小健伸手就握住媽媽纖細的足踝,將兩隻白嫩的穿白絲襪的玉腳夾住他的肉棒,透明的白絲襪似乎有一點點濕潤,澀澀地貼在玉色的腳上。然後開始腳淫,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白嫩的腳掌,整齊玉蔥般的腳指頭。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白襪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白絲襪的腳趾吮吸,淡淡腳味,越添越爽。

  小軍得意的笑著抓住兩隻柔軟的乳房,揉著媽媽那美好的雙乳,像揉麵團一樣用力揉搓,捏著那對堅挺起的腥紅乳頭……用二根手指夾住那粉紅色的乳頭尖端磨來磨去時,那種快感,太美了。

  陳紅標緻的臉熟睡中,無力的靠在肩頭那兒,披肩長髮黑緞子般垂在桌上,一點沒反應,任憑小軍。小健在自己的肌膚上為所欲為……

  (他們終於勝利了。)

  小軍的手又伸到陳紅的下面,直插她的陰部,摸到的陰毛了,用手指輕輕的梳理媽媽的陰毛,梳完陰毛手往下滑動,愛撫媽媽肥厚的陰唇,陰唇夾得很緊。

  用中指在兩片陰唇中間輕柔的上下滑走,然後用姆指與中指捏揉陰唇,中指在火熱濕潤的裡面抽插,同時用姆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手指粘滿了她的淫水。因為他的手在裡面不停的動,刺激的母親滿是嫵媚和羞愧。臉頰已經紅潤鮮紅嘴唇微張。媽媽肉體深處原始的慾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豐滿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無意識的開始呻吟著,她的私處又濕又滑……

  「小健,咱們可以干她了,是時候了。」小軍興奮的對小健說。

  「哪咱們換個地方玩媽媽,到單人沙發上搞她,我看A片上有這種兩男干一女的……」

  兩人三下五除二的把昏沉沉的媽媽放到單人沙發上,小軍得意用手把我媽媽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兩邊用力撐開,放在沙發扶手上,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分開,最大限度暴露出陰道口。

  一絲不掛的母親把有曲線美的雪白裸體暴露在兩個兒子面前,赤裸的肉體發出艷麗的光澤,修長的大腿上穿著白色長筒絲襪、圓潤的屁股、豐滿的乳房、披肩的長髮,看的兩個兒子也頭昏腦脹。

  小健抬起媽媽的頭,把舌頭放進媽媽口中,與媽媽的舌頭熱烈地吸吮。

  然後小健在媽媽臉前脫下了褲子,將肉棒插進媽媽迷人的嘴中,平日高雅溫柔美麗端莊的媽媽將他的陰莖含在嘴裡,被動地吸吮著,小健兩手叉著腰把屁股使勁地前後聳動,將大雞巴往媽媽的迷人的小嘴裡捅。

  可以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噴到他的龜頭上了,然後濕潤的舌尖舔著他的肉棒,肉棒在濕潤的雙唇中快速套弄,濕潤的舌尖舔著他的肉冠邊緣,媽媽迷人的嘴不時吸著肉棒。

  「媽媽你的……真是爽,爽死了!……」

  小軍站在我媽媽的雙腿之間,脫下褲子,他的肉棒傢伙還挺粗大,硬挺,像大香蕉似的朝上翹。突出在兩條大腿中間。

  「我操,你這和A片裡的大雞巴有何區別?」小健驚叫出來。

  「媽媽,就讓我的大雞吧來干你吧!這艷福我等待太久了。」他邊撫摸著媽媽的兩條穿著那雙的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的大腿,邊用雞巴在她的肥厚紅潤的陰唇裡磨擦,弄得她的陰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美人你現在已經是我們的情婦了。」

  一手扶住了又硬又熱的陰莖,往一個非常緊窄的陰道裡塞去。一手扶著她的豐臀,只覺得龜頭被濕滑柔軟的肉穴慢慢吞食,過了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豁然暢通的感覺。

  他用力一挺,只聽見『噗嘰』一聲,肉棒一半插進淫肉穴裡。順利的契入媽媽的體內。他慢悠悠地往裡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大雞吧上都是媽媽的淫水後,屁股開始一前一後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她陰道裡不停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裡面已經充滿蜜汁,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

  媽媽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小軍的雞巴。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交界處的窄縫中一下又一下擠出來。

  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裡、大行程的抽插,猶如急風暴雨,電閃雷鳴,一連百十多個回合。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

  在小軍著力摧殘之下,媽媽的淫婦本色終於被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被他操得滿面痛苦。

  「哦…啊…」粉臉緋紅的她興奮的扭動著,纖弱的美手緊緊的抓著他的小臂,圓滾的臀部也隨著小軍的動作一挺一挺的,「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大約只有十幾分鐘,他便感到了母親達到了高潮,媽媽的兩個乳頭因為刺激,呈紫紅色的高高挺起。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上挺著。洞穴內的一洩如注,直覺得滾燙的蜜汁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

  「……喔喔……好快活啊……啊……」小軍想今天我真是太興奮了,難得的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我已明白無誤地感覺到了她的高潮。

  母親緊緊抓著我的小臂,香汗淋淋,嬌喘吁吁!發夢一般的呻吟著、享受大肉棒給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渾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頂。

  (二)

  熟睡中的影視名星陳紅在兩個癡兒地夾持下,被弄到她們家別墅的頂層大閣樓『倉庫』裡。她的雙手被膠布捆綁緊,用粗繩子吊起來拴在房樑上,正好使她能站在倉庫裡。

  陳紅穿著了一套純黑色的進口薄料西裝,白色的絲質圓荷葉領襯衫,腳上是一雙黑色的精美高跟皮涼鞋。顯著清純俏麗。

  陳紅長得太漂亮了,她大大的眼睛,瓜子臉蛋,白晰的皮膚,豐挺的乳房和微翹的臀部、豐盈修長的大腿。她的一頭烏黑的披肩發挽到腦後,梳得相當整齊光滑,更顯示出白領女性的典雅和韻味。

  這是她的兩個癡兒給她換上的衣服,他們要在攝像機前,把自己愛戀的媽媽輪番強暴,並要把錄像帶作為紀念。

  小健用剛才從媽媽腿上脫下的一條長筒白絲襪,將頭套住。「這樣一來再熟悉的人也無法,從臉面上分辨出他是誰了。」

  他渾身赤裸裸的走到陳紅媽媽面前,解開她的黑色的進口薄料西裝上衣,粗暴地手把乳罩扯了下來。

  一對漂亮的乳房就蹦地跳了出來。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脫開束縛好像迫不停在空氣中顫動而高挺著。粉紅小巧的乳頭,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

  「啊!媽媽真是上帝的傑作……」小健忍不住的讚歎。

  他鬆開她的褲帶,就生硬地把手伸入媽媽的褲子裡。「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褲,是光的!」

  一直抹到兩腿之間,凸起的陰阜和濃黑的被淫水淋濕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他的手掌貼在媽媽的陰戶上,有節奏地壓迫著。

  小健的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沒入媽媽的陰道裡,當他的三根指頭完全沒入陳紅濕熱的陰道時,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陳紅的肛門,而姆指撫弄著陰蒂。

  「啊……嗯……」陳紅從鼻子哼出聲音。

  陳紅媽媽迷迷糊糊的,但還是感覺到了小健的意圖,她兩條大腿想夾住小健的手。但是他的膝蓋在撐著,使她無法如願。三根指頭在陳紅的陰道內部任意地侵略柔軟的淫肉。

  空閒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手指探進臀部深深的裂縫中,指尖上下來回探索著肛門的騷穴。

  「啊……」從來不曾讓任何男人侵犯的領地,如今被小健用手指挖弄著。

  她羞愧的掙扎著,但小健不理會她的反抗,用手撥開豐厚的股肉,粉紅如小菊花的肛門不斷地開合蠕動著。

  小健將手指插入陳紅體內,穿入肛門時,肛門一下子被強力地撐開,像火燒著一樣的刺痛。

  前面陰道裡三根指頭的刺激,加上肛門爆裂式的侵襲,使陳紅臉上的五官已經擠在一起,強烈的刺激,使她美麗的乳房不停地顫抖,小健的虐待狂慾望愈來愈強烈,不斷將一根指頭狠狠地向窄小的肉洞裡插去。

  「啊……啊……」陳紅嬌喘連連的氣息,不停地由口中發出,是一種淫蕩到無法容納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覺,使她好似在生死線上徬徨不定。

  「啊………噯……」她忘情地喊出來,完全不忌諱女人所有的矜持。

  小健反而感到興奮,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斷刺激著陳紅的下體,陳紅不停地搖著潮紅的頭,美麗的臉快要哭泣,露出哀求的表情。

  小健看到絕世的美女這樣向他哀求,覺得非常有趣,雙手更加不停地在陳紅媽媽的身上肆虐著。

  「嗯……噯……喔…啊…」陳紅終於忍耐不住高聲的尖叫著。

  小軍是個攝像高手。他激動地用攝像機拍攝著弟弟猥褻陳紅媽媽的情景。
分享就是需要不斷的支持
推上去了
聽起來不錯的樣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