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42.楊俊生

嗨  楊俊生先生,你是楊俊生先生嗎?

我是你xx大學的,晚期學妹,你可能沒見過我

我是白依萍

說著遞過來一張名片

白依萍給我的感覺是年齡不大,但思想成熟的類型

也許她有一頭飄逸的常髮,以及一般跟她同年紀裡

所沒有的氣質,第一眼我就覺得她不平凡

我們前後期的學長妹,

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第一次見面

這次公司派我過來接洽業務,算是找對人了

的確!我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白依萍也從自己的皮包抽出香菸,很幽雅的點火,然後閉起眼睛輕輕的吸了一口


她的動作自然而熟練,夾菸的手指細緻而潔白,使我的心中異動起來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走進公司附近的咖啡館,

「嗨!白依萍妳好,很抱歉讓妳先到」

「沒關係我也剛到」

我仔細的端詳白依萍一眼,白淨的臉上,帶著一種成熟的溫婉

腦後長髮披肩,氣質高雅,這種風姿,你絕不可能在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身上找到


但我絕不相信她的年齡超過二十五歲

這是第二次見面,我有足夠的時間去端詳白依萍,卻發現她也在端詳我

四目接觸,她俏皮地瞪著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反倒是我被瞪的低下了頭

「哈,別把目光離開嘛!這麼大的男人也會害羞」

「害羞到不至於,只是不習慣吧了」

「喔,你多大了」

「三十歲囉,我推推眼鏡。」

「歲月不饒人啊」

「不大嘛!男人三十而立,成熟的男人比較誘人」

「成熟的定義是什麼呢?」

「工作安定,得失心少?.....................唉!不談論這個了」


其實,白依萍說這話,已經激起我潛意識裡,想多瞭解她的衝動

「告訴我,關於一些妳的事情吧,白依萍」

「我?」

白依萍把抽了一半的煙在煙缸裡揉掉,又重新點燃了一支

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吐出一陣濃濃的白煙

她的眼神在煙霧中閃爍


「我明知不該告訴你,但是現在,我確是很想跟你講我的故事。」

她啜了一口茶

「我今年二十七歲,去年離了婚,婚姻破碎讓我領悟了許多

,結婚以前,我一直覺得愛情就是一切,結婚以後才知道,世界上最虛幻

最不能寄託的就是男女之間的愛情。

聽到這句話,令我非常震驚,我想到自己

我是去年結婚的,蜜月旅行回來,我漸漸有這份感覺---------一切並不如想像中美好

我跟心華認識已有七年,那時她還是專三的學生,那時的她善良

純真,眼神中透露著智慧,聰明,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我們有談不完的人生觀,有參加不完的學生活動。

更有數不盡的良辰美景,而今天呢?

今天卻令我迷惘的很

「我跟我先生認識三年後而結婚,過了三年的婚姻生活,後來因彼此志趣不合
而分手.............................」

「一年多了,這一年多的日子裡,我倒是深切的瞭解了更多,也更透徹

她眼神一直埋在煙霧後面,手指夾的菸已燃盡,只剩下一段菸頭

「或許這就叫做成熟吧!」

我若有所感的吐出了一句話


告別了白依萍


我走出了咖啡店大門


,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走,想不出要找誰
這是個夏天的正午,無風







我想起跟「小綠」,最後一次見面的情景

那時正是春天的正午,我們沈默的走在馬路的人行道上

馬路兩旁的木棉花紅遍了半邊天,

那天,兩人搭著肩走著,不時對望一眼,有話在喉邊轉動

卻又吞下去




我踢了一下木棉樹幹,

樹上突然掉落兩朵碩大鮮紅的木棉花

跟落了一地的殘紅一樣,

背對背地躺著,就像我跟小綠一樣,背對背地靠在凹凸不平的木棉幹上。

我知道木棉花再美

,終究和我們的感情一樣,很快就會枯萎掉了。

「我認識你那一刻起,就預感到會有今天。」

「我彎腰拾起其中的一朵木棉花,用手撕下鮮麗的花瓣。

「在我的故鄉一個村莊裡,五月節左右,木棉花都會結上堅硬的果殼。


六月,它

們便會一顆一顆地在樹枝枒上爆裂開來...................


她陷入回憶裡。

「......................」我沒接腔。


「棉絮便像下雪一樣,在空中飛落,我最喜歡奔跑著去抓那些雪樣的棉絮了......
你看過夏天下雪的情景嗎?俊生。

「她轉過頭來。

「沒看過。」

我冷漠漠地回答。


「台北的木棉花,只開花,然後一朵朵的掉光,沒有一個結果
........................」

她晃一晃身子,不知何時,眼睛竟紅了


「我們就像生長在台北的木棉一樣.................

「我不忍心說下面的那一句話,只讓它在心裡迴
響。」


「..............沒有結果。」




「俊生!」

小綠一搖頭,兩串眼淚急速爬過臉頰,落在紅磚道上,形成兩個深色的圓點


  「我們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我沉吟著,心中倒並不悲傷。


「這是台北最美的一株木棉,上面還開著那.........那最後-朵木棉花,
我們就在這裡分手吧!」

她站定了,眼神露著空茫。「趁這最後一朵花,還沒凋落..................」


「我送妳走吧!小綠」

「我故作鎮靜。
  她移動了一步,又停住,臉上有點猶豫的神色,抬頭看一看那朵將要凋落的豔紅

在枯乾的枝亞上,像極了一隻孤獨的紅頭斑鳩。



「相信我,俊生,你是我見過最令我深愛的人,
再也不會有人能讓我像愛你那樣深了......................






「她脫下右手中指那枚小銀戒。套在我小指上,然後轉身走了,走向異國,
那個她嚮往的
地方。


我望著她的背影笑笑,心中不免有一些傷感。
當她的影子消逝在街口時,那朵最後的木棉花,噗地一聲落在我腳前
我感覺到落空了花的木棉樹,就像我的心情一樣。


「唉!又孤獨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