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28.翰翔

>>發言人: 交流會(08/23/97_04:59)


母子二人常常談談家事,或是帶他去看電影,逛公圜。
因翰翔調養得好.,吃得山珍海味,各種補品。
美心更調養有力.她雖三十二歲,.旁人一看都說二十四五歲的少婦。
所以二人出外,別人都以為是姐弟。
翰翔又事事迎合他母親心意,除每天上四點這個課,
他就跟母親談心,美心因而更喜歡他了。
一日.翰翔出外買東西去了,美心半天沒見翰翔,
覺得失落了什麼東西似的,只好找消閒之書來看。
打開書櫃,翻了數十種.都沒有找到什麼好書,
不由得很生氣,將書亂翻一陣。
結果發現一本性書,不由翻開一看。
正是一段寡婦思春,正和和尚性交,
說得那和尚的傢伙粗大,只弄得這寡婦花心塌地,
那和尚又用種種方法跟她性交。
又翻到一本金瓶梅,一看正是潘金蓮大鬧葡萄架那一段。
又看見今古奇觀上李月仙跟章必英的風流事。
又見到風流奇書上兒子弄母的奇事。
美心亂翻看罷,不覺淫心勃勃,面紅耳赤,芳心跳動,
陰戶中奇癢難耐,淫水不斷流出,褲子也濕了一大片。
只得用手指挑撥一番,弄些騷水出來方消慾念,閉目而睡。
翰翔回家,跑到母.親房中。
卻見母親睡在床上,跑到母親身邊,想推醒他母親。
手剛一靠到她母親的手,便覺得他母親手熱似火。
又用手摸她母親的額頭也覺滾燙,再見其面紅似火,不由嚇了一跳。
怕是母親得了病,急忙推醒母親。
美心正在難耐之時,夢到以前楊榮和她性交,正得到樂境。

******
余瑞山把兩隻手指撥開了她的陰戶來-看,
祗見濕潤潤的,那有什麼白點兒,
不過那兩片陰唇比以前張開了些,陰洞也比以前略覺寬些罷了。
她的陰戶在未弄過的時候,簡直窄不容指,
現在卻憑兩隻手指.也可以伸進去了,但還是那麼的鮮紅。
陰洞雖然是闊了,而那兩片大小陰唇及那陰戶陰核等,
卻還沒有影響,好一個大肉桃似的,依然這是那麼白得可愛,
紅得嬌艷,真教人越看越覺心癢,越看越是神搖的了。
余瑞山用手指輕輕的撥弄著她的陰唇,並用大手指,
不住的摸擦著她的核核,笑道
﹁不,還是這麼的軟滑呀,好妹妹,你騙我!﹂
雪珠給他的手指撥弄得那陰核酸癢不過,張著那雙騷跟,
把余瑞山的頭項摟得緊緊的道:
﹁哎唷!信不信由你,我在小便的時候,確實有些兒刺痛呀。﹂
余瑞山把那濕淋的手指伸了出來,在巾兒上擦了一擦,笑道:
﹁不要緊的,好妹妹,女人家,那個不是-樣,祗要給我弄透了,
將來不但不曾覺得有異,還怕要常常逗著我來弄乳呢。﹂
珠雪珠給他逗得笑的合不上嘴,在他的臉上輕輕打了一記.嬌聲罵道:
﹁好哥哥,昨夜被你弄得死去活來,還說弄不透啊。﹂
她一見時光已不早,立即催促著道:
﹁莫再這般的撥弄我那陰核了,如果弄過了時候.
小姐等得不耐煩時,怕你會失去機會啊!﹂
余瑞山被她一提起了小姐,真的,呂彩萍今晚不是約我共赴巫山麼,
若把事情錯過了............
可是在燈光照蓋雪珠這兩條雪白的玉腿,
這一個玲瓏巧妙的陰戶,多引人情狂的一塊肉呀!
實在的,他已忍不住的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