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26.遇






     我一進這家小酒館就看見她了。不!其實應該講,我一進來,目光

     就被她吸引住了。



     在異國這樣一個寒冷的夜裏,酒館中沒有多少人。剩下的不是半醉

     微醺的的酒鬼,就是遊手好閒的小伙子,再不然就是我這樣剛到達

     的旅行者。這種時候,有這樣的一個美女獨自坐在吧臺飲酒,實在

     是很奇特的事情。



     引起我注意的原因不只是她是這間酒吧中唯一的美女,她也是這間

     酒吧裏唯一的女人;我設想她是個妓女,我很訝異居然還沒有人對

     她採取行動。




     我走到吧臺邊點了杯啤酒,偷偷欣賞著她。但我發現這樣作根本是

     多此一舉,這間酒吧裏大概沒有一個男人的眼光不上上下下在注視

     著她。她靜靜地坐在吧臺邊的高腳椅上,獨自啜飲著一種醉紅色的

     酒;那配上她寶藍色的無肩洋裝真的是很賞心悅目。我不知道那件

     衣服是什麼料子織成的,看上去像是絨,但重要的是那件洋裝真合

     她的身,緊緊裹著她的身軀,使她姣好的身材被我們一覽無遺。尤

     其她那什麼都遮掩不住的裙擺,讓美妙的小屁股露出了一大部份的

     雪白勾引著我們。粉嫩的雙腿以一種美麗的姿勢交疊著。她那天沒

     穿絲襪,但自然的膚色更是誘人。臀和腰形成一個完美的曲線。她

     的上衣只能掩住乳房的一半,我猜想她大約是介於B到C之間吧,

     乳溝的陰影若隱若現。她微微傾身時,我真希望我現在站在酒保那

     個位置。她香滑的肩、香滑的背、香滑的頸,好想咬上那麼一口。

     一頭黑亮的長髮微微蜷曲,披散在她肩上。我發現到我們倆是店中

     唯一的東方人,如果我錢夠,也許我會有機會。



     「嘿!你看到那邊那個騷貨了嗎?!呼呼!真想來上一下!」「她

     在等人嗎?」「搞不好在等男朋友!」「嘿!看她穿的那樣,我敢

     打賭她一定是個妓女!不然就是個性饑渴的騷娘們!要不要去試看

     看?」「想辦法上她吧!」「你去問問好了!」「等一下...



     我身後的聲音不斷竊竊私語著,話題當然只有一個,她。



     就在那幾個傢伙細語之際,她似乎也注意到了酒館中奇妙的氣氛,

     臉上漾起一絲紅暈。嘶!那真美!昏黃的燈光下,柔美的音樂旋律

     ,襯托著她,真的真的超性感!她喝空了她的酒杯,緩緩地轉過身

     來,眼神掃過我們每一個人。她的眼眸輕輕地笑著,那是一種很動

     人的眼神。她化的妝很淡,唇色泛著潤紅,濕濕的,是我最喜歡的

     色調。



     終於有個小子忍不住了,他趨身向前問她:「小妞!我請妳喝一杯

     好嗎?」



     她笑了一下,晃了晃她的空酒杯說道:「你說呢?」



     聽到她溫軟的聲音,那傢伙毫不猶豫地幫她點了杯酒。當他遞給她

     時,她柔柔地在他頰上留下了個香吻,和一個醉死人的微笑,仰頭

     一口飲盡了那杯酒,露出下巴和脖子細細膩膩的皮膚。操!她連飲

     酒的姿勢都像在勾引我們。我暗暗詛咒著,早知道就該搶先一步。

     不過機會再度來臨,她又再度望向我們,我們幾個都身不由主靠向

     她身邊。「你們也想請我喝酒嗎?」



     當然想!我暗自叫道!幾個不懷好意的傢伙(這包括我)為她各點

     了杯本地名產----烈酒紅。目的呢?!......



     她望著我們,似乎看透了我們:「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我已經結

     婚了喔!」



     「呵!人家的老婆搞起來才興奮啊!」一個大漢粗言地說。引起一

     陣淫笑。「去妳的老公!」



     她似乎也放得很開,咯咯咯地笑了起來。「我的價碼很高的!」這

     引起更大一陣的邪惡笑聲,我的也摻在其中。



     她毫不客氣把酒杯一一淨空。不過看上去十分勉強。不到幾杯,酒

     的濡紅色在她的臉上暈了開來,似乎水濛濛迷漫在她的眼間。我們

     吞了口口水,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開始醉了。



     她滑下高腳椅,一搖一擺地走到舞池中央,她的小蠻腰;真的是小

     蠻腰,走動時說不出的誘人。不知是酒力發作,還是舞興來了,她

     獨自一人在舞池中隨著音樂的旋律慢慢擺動,舞了起來。老實說

     她的舞姿實在不怎麼樣,不過誰在乎那個呢?我這時才發現寶藍色

     洋裝和白色短靴的搭配多麼迷人。但更重要的那樣短的洋裝這時

     居然看起來是那麼長。我們都摒息地欣賞,並等待著什麼事。



     本地烈酒紅的名聲,大概只有她不知道吧!



     終於,它來臨了。即使她的臉色早比鮮紅的玫瑰還要鮮紅,我還是

     感覺到紅潮湧過她的臉蛋。她的聲音也蕩了起來。



     「有人今晚想要~~跳一支舞的嗎~~」



     一個傢伙迎向前,接過她的雙手開始共舞。不不!我甚至不知道該

     不該稱之為共舞。他粗魯地環抱著她,腳步不曾停下,他的雙手不

     斷地在她裸露的部位游移,眼光停留在她美白的胸脯上。但是看她

     毫不介意,若有若無地挑逗著,他和我們。我們也一個個趨前環伺

     著他們,等待機會。



     她的腳步漸緩,兩人漸漸旋向吧臺的另一端。她猛地將他壓住靠向

     吧臺邊,左側大腿挨著那傢伙的右腿摩蹭著。誰都瞧得見那小子股

     間的那塊隆起!But Who Care!這裏哪個人不是這樣。焦點集中的

     是她背對我們的美麗臀部,美腿抬起時,白色蕾絲的內褲緊緊夾在

     股間的景致呈現在眼前,我的哈拉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接下來的事真叫我吃驚,她拉開那小子的拉鏈,褲子的。那傢伙的

     那傢伙蹦了出來,像條蛇昂首挺立。她用一隻手輕輕地撫弄著它!

     爽死他了!靠!血脈賁張四個字真不足以形容我現在的情形。看那

     小子一副陶醉的表情,真幹在心裏。她突然朝我一望(其實每個人

     都覺得她看的是他),那股媚態真他媽的騷到骨子裏。我們幾乎是

     一擁向前。但她把那個傢伙推向我們,讓我們不得不停了下來。那

     個小伙子被我們撞倒在地上,不過我想他可能一時半刻沒有力氣爬

     起來了。我們停在那嚥著口水,她則撩人地倚在吧臺,給了我們一

     個等一下的手勢。



     「小妞!快脫啊」催促聲此起彼落。



     她動作慢得叫我們心癢難熬。她轉過身去背對著我們,嬌軀不斷

     搖擺。一隻手緩緩拉下背後洋裝的拉鍊(我們再度吞了口口水)

     。隨著開口,白蕾絲的胸衣背帶浮現。



     她停止拉拉鍊,雙手背過來將帶扣解了開來。轉回身從前面將那

     件可愛的胸罩從衣服中拉出,轉了轉,向我們甩過來。她的拉鍊

     並沒有拉回去,甩胸罩的動作幾乎讓她半豐的雙乳蹦出來。兩顆

     紅桃露出了一半。Gosh!我快瘋了。


     她挺了挺胸,半遮半演,再一個媚笑:「獎品時間!~~猜中我

     三圍的~!今晚有~免~費~獎~品~」



     誰都聽得出來她的意思。頓時酒館裏充滿了吵雜的聲音。所有的

     人,甚至酒保,都紛紛開始拼湊數字。只有我一反常態,沉默地

     看著她對每個猜的人微微搖頭。



     八九個答案蜜絲,她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那股哀怨的神情更叫

     人刺激。「也許你們需要更多提示!」她慢慢彎下腰,動人的乳

     溝浮現,完美鐘形的山丘和乳頭更是一清二楚。提示不只這些,

     她的手再度背到後面,似乎把背面的裙擺撩了些起來。(酒保心

     中一定很幹,他剛才忍不住地從吧臺後跑出來跟我們站在一起!)



     隨著她下滑的手,她的純白蕾絲內褲離開了她。但過程中她的手

     總是巧妙地遮住了那動人心弦的所在。再度回復了靠姿後的她幾

     盡全裸,我懷疑那套洋裝能遮得住她多少,或是多久。她將脫下

     的內褲像條橡皮筋般射向我們,不偏不倚打中我的額頭。我的腦

     中閃過一陣光。



     「34-22-34」我大聲喊出這個數字。我很訝異,居然沒

     人猜到。



     她的眼中閃過一陣渴望。「看來冠軍產生了!」



     我大步走向前,將她一把抱起,幾乎扯落她的洋裝--她的身體好

     軟。在大家嫉恨的眼光中,我以勝利者的姿態走出酒館,將她放

     在車上,直駛向落腳的小賓館。



     她似乎等不到那個時候,雙手趁我開車不能抵抗的時候,移向了

     我的傢伙。拉開拉鍊,她微張的朱唇湊了上去。我只能任憑她擺

     佈。這個蕩婦~~!



     她輕輕地用舌頭轉弄著我的龜頭,出口敏感之處。濕濕滑滑地讓

     我不得不放慢車速。她的舌在我那根前後不斷遊走,誘使它滲出

     一滴滴晶瑩。她舔掉它,再次用舌及口腔潤滑我的長槍,前後來

     回套弄著。舒~舒服!我顧不了那麼多會被別人看到,把車停在

     一邊,專心享用她的服務。



     她的動作加快,我的情緒越來越 High~High~and High...就要

     出來的那一煞那。她停止!這樣的挑逗實在太狠了。我像瘋子般

     地放倒座椅,推倒她,壓在她身上。我用力褪下她的洋裝,狂亂

     粗魯地囓著她的雙峰。「嗯嗯嗯~~」她發出淫蕩的呻吟,半閉

     的雙眼迷濛著,雙頰紅暈的顏色不斷轉深。她拉住我的一隻手,

     探索到她神秘的地方。我的中指沿著裂縫慢慢上爬,沾了沾她早

     滿溢了的蜜水,在縫間來回滑動著。



     我在裂縫頂端的小突起稍作停留,開始畫起小小的圓圈。她似乎

     不能忍受這樣的刺激,手伸過來想要阻止我。我怎能讓她成功,

     手指加快速度,另隻手將她的雙手壓過頭靠著,不讓她阻擾。



     她忍不住仰起頭,我的嘴緊吻上她的粉頸,一口一口啜吸著她直

     到耳際。我輕咬著她的耳垂。手指再由裂縫頂端往下走,尋找蜜

     汁的泉源。



     我真不敢相信她的收縮就這樣開始,我的中指觸碰到她開始不規

     則運作的陰唇口。嘴吻上她的唇,舌間和舌間開始交合,假裝緩

     和她的情緒。中指猛地前突,被吃得好深,收縮得更劇烈。



     但我不能放過這個騷貨,沒想到她的穴這麼窄。我努力將食指也

     一同伸入。她開始用力地吸吮我的舌,而接著,我兩指使力,撐

     開了她的小穴口。



     她身子僵了一下,身體瞬間仰成半弧形,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啊~~啊啊~!」收縮再收縮,她快不行了。



     「放~~放~~快進~~來~~~」她緊緊地擁著我,不住地喘

     氣。雙腿也不斷地要求、摩擦著我。「我~~我要~~要~~」



     不能就這麼便宜她,我低聲命令她乞求,以她能想到最淫的話。



     她緊咬著唇不住搖頭,但身體夾得我更緊。全身微微顫著,最後

     她終於放棄矜持。「不~~不行了~~拜~~拜託你~~把~~

     把你的~你的陰莖插到我~我的~」她一咬牙:「我的小穴~!

     快插~插~進來~~啊啊~~嗯~~嗯嗯~~~」



     我一挺腰,昂立已久的分身順著她的淫水滑入她濕暖的隧道。她

     收縮得激烈,幾乎讓我馬上就受不了。被四周溫軟的肉壁緊緊夾

     著,我奮力地來回抽送著,她全身也止不著地抖動。好~好緊~



     「嗯嗯嗯~~啊嗯~~啊啊~~嗯~~呀啊~~~」



     先到的是她,她劇烈地顫抖,陰道口強力地吞吃我。快感急速湧

     上,逼我投降,射了。一陣一陣的抽搐,我把最後一點精

     力都射入她的體內。今天的來的如此快,我和她,喘息著。



     我們相擁,細細品味高潮的餘韻。直至第二天清晨。



     「沛!」她躺在我耳邊,輕呼著我的暱名。「我好喜歡這種角色

     扮演的蜜月旅行!扮妓女好刺激!好好玩!我扮得如何?」



     是啊!假裝陌生人!這可是我的點子!但我得承認她在那些傢伙

     面前賣弄風騷的時候,我的確有一絲酸意。不過,我的慾望早將

     它蓋了過去。



     仍然沉浸在她昨夜的嬌吟聲中。我輕吻了她一下。她靠著我,頭

     在我胸膛蹭來蹭去,還用那嬌柔的聲音對我撒嬌:「今天我們要

     扮什麼呢?」



     是啊!今天扮什麼好呢....



     「那我們今天就....」



     我發動車子,繼續我們性感的蜜月之旅。



---------------------------------------------------------------

老實說,這篇文章有很重的沙豬味道!

什麼?看不出來?沒關係!你看爽就好!這本來就不是啥宣導文章。
佔有、支配、征服、性!人之慾也!計較那麼多..多難過啊!

文筆不是很好!多多包涵囉!

                                         水月  1997.08.16晨3:0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