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20.澳洲姐妹共夫

  年方十八的李曉玲,樣子長得十分的美麗,烏黑的長頭發,配上瓜子臉、大乳房,
顯得豐滿可愛,她才在學校畢業以后,分配在上海一家大公司工作,是位人見人愛的姑
娘,但她人小志氣大,立志移民國外,后來經工作單位的同伴介紹,同在澳洲居住的台
灣王老五阿張建立了通信戀愛關系。
  阿張今年三十九歲,在台灣一直沒有正當職業,其父十多年前在台灣開公司因涉詐
騙罪被當局追捕,逃亡到澳洲,正趕上八零年澳洲最后一次大赦,黑市居民拿到了身份
証,然后擔保兒子來澳。
  阿張到澳洲后,由于沒有手藝,找不到工作,一直靠救濟金生活,不久前他買了一
台洗地毯的小機器,做起清潔生意,但幾個月下來感到太苦,又不想長期做了,目前祇
是維持著生意,日子是越過越不中用,自然在澳洲找老婆他是根本沒有份了,他有性需
要祇能靠打飛機來解決,過幾個月才上一次妓院玩半小時,是他最高享受。
  在這樣情況下,通信三個月后,雙方一拍即台,李曉玲就以未婚妻的身分,通過待
婚的類別簽証,飛來澳洲,當她在雪梨機場看見來接她的阿張時,不覺有點兒失望,大
光圈的玻璃眼鏡,啤酒肚比懷孕十個月的女人還大,加上短短的細腿,屬于看了令人惡
心的那種男人。好在阿張在台灣讀過高中,還算有點文化,加上低檔次的女人也接觸過
許多,學會一些揣摸女人心理的本事,阿張馬上熱情的招呼李曉玲問長問短一番,並幫
她拿上行李,放到自己借款買來的一輛舊面包車上,接李曉玲回家。
  這次初來乍到的李曉玲來說,總算有點安慰,感到阿張人雖難看,心還很好。接下
來三天,阿張同李曉玲雖同居一室,但李曉玲睡床上,阿張睡大沙發,阿張每天除睜大
眼睛,從頭看到腳一遍遍看她外,卸沒有碰她一下,而且還下足工夫討她的喜歡,白天
帶她去雪梨大橋看風景,晚上帶她到中國城的餐館吃自助火鍋,對她體貼入微,使得黃
毛丫頭的李曉玲十分感動,開始接受比自己大二十一歲的阿張了。並同意第四天如期舉
行婚禮。
  由于阿張在澳洲屬于社會最下層的男人,所謂的婚禮,也祇是到政府婚姻登記處登
記一下,然后借一套禮服和婚紗拍幾張風景照、晚上與阿張父母等一起吃一頓便飯,婚
禮便告結束,沒有買新家具,甚至連新衣服也沒買一件。而阿張還告訴李曉玲,澳洲華
人都是這樣的,從不浪費,她也相信了。
  回到家以后,李曉玲哭了,因為這是在雪梨區租下來的一房一廳,裡面一張舊大床
和一個舊衣廚,是房東的以外,就祇有一張沙發是阿張幫洋人洗地毯時,撿來的破爛。
李曉玲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竟是如此的悲涼,自己從未讓男人碰過,看過的
身體,今夜卻要在這種環境下破身。
  這次,阿張從浴室洗完澡,容光煥發的,穿著浴衣出來了。當他發現在悲傷的新婚
妻子時,馬上走過去好言相勸。告訴她說︰“我們雖然窮,但我們都有澳洲居留身分,
將來可以白手起家,我們可以開始新的生活。”
  這些使她的心情由陰轉晴,她才高興的走進了浴室。從浴室裡出來的李曉玲,美麗
得像一個洋娃娃,一身曲線玲瓏的嬌軀,豐滿白嫩的玉體,若隱若現的從粉紅色浴衣下
面的縫裡顯露出來的修長、圓潤的大腿,再加上她少女的含羞一般的媚態,看得阿張的
心像小鹿似的狂跳起來、阿張不斷的咽著口水,但理智告訴他這是他一生中遇到的第一
個處女,不能太急,他硬壓住自己,把曉玲扶到床邊,然后拿了二個酒杯倒一點甜酒,
和她一起乾了一杯,這樣一來,即時增加了不少浪慢氣氛。曉玲動作自然了起來。阿張
這時才把曉玲放倒在床上,輕輕解開她的浴衣,那潔白滑潤的玉體完全呈現在阿張的面
前。兩個豐滿的乳房,高聳而又緊挺著。
  阿張丟掉自己的浴衣,自己的右手已移到她的胸部,撫模她豐滿的乳房,指頭輕輕
地捏著。不知是酒的作用,還是因為第一次接觸男人受不住挑逗的關系,曉玲突然沖動
了起來,突然伸出玉臂摟緊了阿張,阿張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先是一驚,接下來卻馬
上改變了,他的慾火燃燒了起來。
  阿張對曉玲邊模、邊吮、邊咬,曉玲祇覺得一陣陣酸麻,漸漸地雙腿就張了開來。
還發出了低微的哼叫聲,阿張低頭望下去,祇見她小肚子下的陰毛兒十分濃密,而且烏
黑可愛,兩片陰唇,高高翻起,一顆紅肉粒在裡面顫抖。阿張的七寸大陽具已像小鋼炮
一樣架了起來,他趁勢用兩個手指頭,輕輕撩動她的陰核,又探進洞內挖扣陰壁,曉玲
媚眼如絲,沉浸在無限甜蜜的感覺中,水溝裡的淫水泛濫了。
  阿張知道是時候了,他右手繼續挖,嘴巴不斷地吸,這種上下夾攻的攻勢,使得曉
玲沒法招架,穴口的水更多,也更濕,她的雙腿漸漸曲起來,兩膝外張,將陰戶抬得高
高地。阿張一頭埋進她的兩腿之間,對著洞口親一下。用舌頭在曉玲的陰核和陰唇上舔
吮,舌頭在陰戶內壁不停的舔挖,她被舔得渾身麻酸、顫聲哼了起來。阿張忍不住將龜
頭挺進到她的陰戶口,微微往裡一伸,祇見曉玲突然咬緊牙根,狀似痛苦萬分,但阿張
的性慾已升到了頂點,未能得到滿足是不甘休的,他對曉玲說︰“小寶兒忍著點,愛的
痛是甜蜜的。”
  說完用力一挺,全根盡入,曉玲覺得一陣刺痛,焚燒的麻木,她無聲的用力忍耐,
阿張開始緩緩的輕抽慢送,這樣抽插了五十幾下以后,她似乎已開始體會到性交的其中
奧妙了,這個破裂的洋娃娃眼中流露異樣的光彩。此時阿張不再憐香惜玉,粗魯的狠幹
起來,一時“滋撲、滋撲”響個不停。
  阿張一口氣猛插了百多下,他的大陽具實在抽得她太舒服了,陰精向外流淌,使她
渾身酸麻,整個身體的細胞都在顫抖。
  阿張終于頂不住了,他龜頭一陣發酸,一股陽精,直泄女人的花心裡面。又是一陣
顫抖,兩人同時泄了,互相緊緊地抱著、溫存的曉玲覺得自己的丈夫另有一番功夫,所
以也開始愛起阿張了,為了養家,曉玲通過職業介紹所,找了一份賓館服務員的工作,
家庭生活開始正常。
  不久,曉玲就有了身孕,為了讓生孩子時有人照顧,曉玲提出讓已婚的姐姐曉春來
照顧她坐月子,他們動手申請,很快批了下來,但當她的姐姐曉春剛要到澳的前幾天,
在一次做愛時,胎兒卻經不起阿張的激烈動作流產了。好在姐姐能來,曉玲在澳洲多一
個親人,心裡也很高興。
  五天以后,曉玲的姐姐曉春乘坐國泰航空公司的航班,到了雪梨機場。曉春是個年
紀二十八歲的少婦,雖同曉玲為同一父母所生,但長得完全不一樣,相對妹妹的豐滿來
說,她卻十分嬌小玲瓏,但該凸的地力凸,該凹的地方凹,另有一番風韻。她在上海有
一個當廠長的老公和一個五歲的兒子。
  曉春一到雪梨,面對晴空萬裡的藍天和郁郁忽蔥花園般的城市,立定了舍去一切不
再踏上回歸路的決心,雖然她此時祇有一個探親的臨時簽証,在澳時間僅限在三個月。
  阿張和曉玲,把姐姐接回了家,由于經濟不太好,妹妹、妹夫祇替曉春準備了一張
單人床,放在離他們睡的大床不遠處的牆角上,大床、小床之間放了一個舊屏風,屏風
上還有一些小洞,三人同居一室。
  由于語言不通,曉春到雪梨以后,幾乎一直呆在家裡,有甚麼事外出要辦,全由妹
夫阿張幫忙,一個多月下來后曉春對阿張印象很好,感到阿張是世界上最能幹的男人。
而妹夫看來對她也很好。妹妹白天上班,妹夫怕她一個人在家悶,有時接到了洗地毯工
作,就帶曉春一起去洗地毯。說是讓她看看澳洲人的家庭和洋人的生活。
  曉春把妹妹家當作自己家,為了表示自己的感謝、曉春對妹夫顯示了特別的熱情。
妹妹上早班不在家時,她就早晨先給妹夫沖好茶。妹夫起來還幫他穿鞋,甚至在不知道
甚麼心理的指導下,當晚上夜深人靜時,虎狼之年的曉春聽到妹妹、妹夫在同床做愛,
發出陣陣淫叫聲后,第二天后曉春很主動的找出妹妹、妹夫的三角短褲幫他們洗乾淨。
搞得阿張感到自己一下子當上了老爺。
  有一天阿張早上起床坐在床沿。穿著無袖短睡衣的曉春又過來蹲在地上幫他穿鞋,
由于前一天晚上喝了半箱啤酒,一睡醒來阿張心情特別好,低頭一看,正巧從曉春潔白
如玉的脖子下面的空隙看見曉春二隻不算非常大、但結實挺拔的乳房,這時曉春又抬起
頭朝妹夫嫵媚的一笑,妹夫發現曉春是這樣的美麗、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在性感
優美的嘴唇襯托下,整張臉就像中國古代的仕女。阿張的心一下子跳了起來,感到自己
以前礙于倫理,忽視了曉春,自己真是犯了傻,不覺邪念升起,要把這個少婦搞上床。
  這時阿張的生理上有了反映,他的肉棒翹了,把短褲也頂起來。好在曉春並沒有看
見。阿張趕緊拉過一條毯子把大腿以上蓋住,並有意用手摸了一下曉春的手臂,曉春她
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又給阿張一個親切的微笑,阿張就以關心的口氣對曉春說︰“你到
澳洲來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已有一個多月,我們很喜歡你,我們一家三人在一起生活,
很幸福。我們都不想讓你回去,我看得出你也喜歡這兒。所以我想用一個辦法把你留在
澳洲,我準備同你妹妹搞假離婚,然后再同你搞假結婚,這樣你就可以拿到澳洲永久居
留了。”
  這一番話講到了曉春的內心深處,她用非常感激的眼光,默默含情的望著妹夫,身
體朝床沿抬移了一下坐到了阿張的旁邊,這時她姿勢更優美了,除身內曲線在真絲無袖
睡衣的下面隱約見,可愛的乳房、纖纖的細腰,圓圓的屁股和均勻、美麗的大腿,讓任
何一個男人都會想入非非。而到雪梨以后養成的每天早晨的洗澡習慎,使她的肉體充滿
了女性的芬芳。她已主動的拉過阿張的手把自己的一個乳房貼在他的胳膊上。
  阿張被曉春的身體語言刺激的血脈高漲,一把抱過曉春嘴對嘴吻了起來。曉春這個
很久沒有碰過男人的少婦,早已春心蕩漾,任憑阿張肆意在她的睡衣外面亂摸亂吻。
  幾分鐘以后,阿張把手伸進了她的睡衣裡面,這個性感尤物連乳罩和三角褲都沒穿
戴,一對小巧美乳很柔軟,阿張模得非常受用,當他右手下移,摸她的神密地帶時,發
現她的恥毛很濃密,用手碰了幾下陰核,她竟春潮涌涌,自己燃燒了起來。
  曉春的動作變主動了,先幫阿張除掉汗衫短褲,然后把自己也脫得一絲不掛,用小
手握著阿張的大得陽具,又吻又吸,阿張感覺舒服極了。然后她坐到阿張身上,把他的
肉棍兒套下自己早已流出淫水的陰道內,上下活動了起來,這時阿張發現曉春的陰戶是
屬于重門疊戶的,這是女性中高品位的名器。陰道口不大也不小,含住龜頭之后,陰道
口便會像鯉魚嘴那般一張一合,同時陰道的肌肉,又會向前退后的蠕動,阿張用不著奔
波勞碌,已經痛快淋漓地大叫了起來,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快樂。這樣幹了有二十
多分鐘,阿張翻過身來,讓曉春雙手著地,屁股翹在床浴,然后,從她的背后把龜頭鑽
進了她的陰戶,來回猛插一百多下,最后在曉春陰道大力張合之下,倆人同時地一泄如
注。這種感覺是阿張從沒享受過的。
  當兩人赤身露體的擁抱著才安靜下來的時候,床頭的電話響了起來,阿張接過電話
一聽是曉春的老公從上海打來的長途電話,阿張沒有一絲的不安,反而左一個姐夫、右
一個姐夫,叫得非常親切。並說︰“姐姐在這兒很好,我們會全力照顧好姐姐的。”
  講得曉春的丈夫非常感動。當曉春接話的時候,丈夫告訴她︰“國內現在正在經濟
改革,物價漲得很快,在國內的人都沒有安全感,他的日子也不好過,要她無論如何要
爭取留在澳洲。要多為妹妹、妹夫做點事,以報答他們的幫助。”
  還說孩子和他都很好,請曉春放心。曉春聽得差點放聲大哭,在電話裡說,她也非
常想念丈夫和孩子。而這個時候她正赤條條的躺在阿張的一旁,阿張的左手正在撫模著
她的乳房。
  從此之后,阿張關掉了清洗地毯的小生意,過上了一夫二妻的生活,晚上睡曉玲,
而白天曉玲在做牛做馬幹活時,阿張和曉春卸在床上進行高度的性享受。
  就這樣,姐妹共夫的生活已經有二年多,而曉春的永久居留一事,自從阿張搞上了
她以后,就再也沒有提起。曉春早已成為澳洲簽証過期的黑市居民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