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06.計程車司機

我們夜更計程車司機這一行,接觸面非常廣闊,可以說由紳士到乞兒,由淑女到妓
女,什麼人、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隨時都會發生在眼前。也由于這原因,我決意不結婚,
每晚駕駛計程車闖蕩江湖。
    我見過各式各樣的風塵女子、黑市夫人、女強人,以至各種寂寞怨婦。又老又丑身
材又差的自然不必說,若遇上年青的、美貌的、身材惹火的女人,我就可以一飽眼福。
    我在計程車上裝上一面特大的長鏡子,可以清楚看到的后座美女們喝醉了、艷如桃
李的蛋臉、她們醉夢中的淫笑,甚至看見她們各式各樣動人的酥胸,隨著她們呼吸的起
伏,那充滿生命力的乳房,像要爆炸破衣而出。而我就好像正和那天生尤物做愛,產生
意欲射精的竄動。更妙的是,我在右上角又裝了一面小鏡子,一看之下,她們的大奶奶
中奶奶和小奶奶,都變成了大特寫,在鏡子內出現,如兩座就要爆發的火山,真想一手
摸捏下去。
    不過,我雖然放蕩地浪跡天涯,卻不是一個色魔,所以絕不會做犯法的事,例如非
禮強奸之類。何必為一個女人而在坐監犧牲自己的青春呢﹖你祇要稍為忍耐,自愿和你
交歡的女人是不會少的。
    現在,就讓大家和我一起享受我和第一個女人的艷遇吧﹗
  那天晚上的深夜,我將計程車停在尖沙咀一間酒吧外等客,有個二、三十歲女郎坐
上車,她不說目的地,祇是豪爽又煩躁地說要遊車河。
    我自然求之不得,飛快地直出公主道向沙田進發,也從鏡子看了她一下。她有點愁
容,卻滿面憤怒,像全世界沒有一個好人似的。她說遊車河,卻又閉上了眼,臉微紅,
似乎喝了酒。
  我再從右上角鏡子看她的胸脯,原來還是個胸脯女郎,一對車頭燈足有三十六寸以
上,像滾油一般急速起伏﹗我暗叫一聲好波,自己那話兒也隨著發硬了。
    計程車很快進入沙田,以一百二十公里沿吐露港公路進入大埔區,然后又向上水進
發,輕飄飄的像臉雲駕霧,上天入地,左穿右插,由上水入元朗,再由屯門出市區。當
靡表跳至三百元時,女郎突然開口,將我嚇了一跳,以為她將指責我存心賺快錢,把車
子開得像火箭一般快。
    原來她對我一點也不介意,她開始向我傾訴心事,說她是個有錢人的情婦,但今晚
那人卻玩厭了她,和她分手了。她氣憤的並不是他的無情,而是沒有分手費給她﹗
  我自然指責她的情夫,因此和她十分投契。我看見她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車費己
到五百元了,女郎突然命我駛入一個露天停車場停下。
    她打開手袋,卻說不見了銀包,沒有錢。這種事我見得多,正想車她去警署,誰知
她卻說任我想怎樣也可以的,包括她的身體。
    我見慣世面,正猜她真正的目的,而她已在解衣鈕了。她連胸圍也脫下時,兩隻雪
白又帶粉紅色的大竹筍奶漲卜卜,微微抖動著,不由得使我十分竄動了﹗
    她又由裙子裡脫出內褲,從手袋內拿出一個避孕套拋給我。我像受了她淫眼的催眠
似的,走進后座,脫去褲子,戴上安全套。
    女郎面帶羞愧,但又熟練地坐到我身上,巨大雪白的乳房在我面前抖動。我捉住又
摸又握,覺彈力驚人,真是一級正奶﹗
    但是,她卻目露凶光,十分憤怒,好像想吃了我似的,使我有享受之余又有點兒不
安﹗但仔細一看,她又不像是看著我發怒。
  突然,她大力抱住我,由上向下而坐下來,而我的高射炮正好對著她的要害,立刻
準確射中紅心,粗硬的陽具完全進入她的肉洞內。
  女郎低叫了一聲,全身顫動,長髮和乳房亂拂狂拋。她臉上露出了驚訝、滿足的淫
笑,但也有著一種複仇者的勝利的影子。
  我明自了,剛寸她那吃人的目光,祇是對情夫的憤怒,此刻似乎在給他戴緣帽,但
她和他不是分了手嗎﹖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表現呢﹖
    這時,她的興奮和快樂好像己經蓋過了一切,像一個天真的小女孩騎著木馬,一上
一落擺動著,兩隻堅實如硬殼果的奶頭上下拋動,越拋越急,快速到看不見她的乳葷,
急速至快要拋出來了﹗
    我手忙腳亂于捕捉無數的雪白豪乳,我終于捉住了,用力握住大肉球,而她的呻吟
聲大到幾乎震破我的耳膜,連汽車的車身也搖動了﹗
    她大叫著,張開朱唇和我狂吻。我亦支持不住,大力握著她的乳房向她發泄了。
  事后,她打開手袋,卻說找到了銀包,還給了我一千大元,我以為是一個豪客對計
程車司機的打賞,高興地接受了。后來回心一想︰她的表情像一個女主人,滿臉不屑,
那豈不是將我當成男妓嗎﹖
    但是,最初她為何說沒有錢﹖那根本是故意的,目的是想我和她性交,造成一種被
迫的假象,而事后又用錢侮辱我,以顯出我比她卑賤。唉﹗這變態的女人﹗
  不過,我已充分享受了她、我吻過了她、摸過她的奶、狂插她的陰道直至射精,不
可否認的,我畢竟有我的收獲。
  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但我連她姓什麼名誰也不知道,就叫她神秘小姐吧﹗
  之后,她根本沒有打過電話跟我。而我也不想找她。所謂紅顏禍水,色字頭上一把
刀,何況她祇當我是個司機而已。
    但是,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神秘小姐通過電召中心叫我去尖東接她。我心裡暗暗
歡喜,然而去到時,卻大失所望,因為她身旁還有一個五、六十歲老鬼。
  她和他十分親熱,大概是她的新主人吧﹗他們都喝了酒,尤其是那男人,醉得走路
也成問題了。
    神秘小姐竟要我去上次那地方,那個露天停車場。
    車行的途中,我看見她的低胸衫路出雪白的乳溝,而那老鬼,竟伸手入內摸捏她的
乳房。神秘小姐故意不時高聲尖叫,份外刺耳﹗
    到目的地了,她吩咐我死火,走開一會兒,十五分鐘后再回來。我自然明白他們想
打野戰了。那時,她看我的眼神有點特別,使我明白她似乎在向我示威﹗但是,帶了一
個醉老鬼來,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我走到山邊,點上煙,感到她的用意含有警告成分,就是老鬼有錢、而我沒有,她
寧選老鬼也不會選我﹗
    我有點氣憤,從另一邊悄悄蹲下、悄悄移向計程車旁。車房燈亮了,神秘小姐已脫
光了衣服,她躺下來,兩隻大奶四處移動,老鬼半裸伏在她身上,但他連摸奶也沒有氣
力。神秘小姐則又生氣又著急、又興奮又失望。她那一對水汪汪的眼裡蕩得使人震驚,
也使我又怒又恨﹗
    那老鬼終于不行,而老鬼則伏在座位上醉倒了。神秘小姐脫身由男一邊門落車,我
看見她一絲不掛,身前蓋住一件脫下來的連衣裙,像一隻餓了三天的雌性獅子,急切地
找尋獵物。她終于來到了我面前,連衣裙掉在地上。她眼睛裡淫光閃閃,臉頰通紅、如
發高熱,全身震動如發冷,兩隻雪白的豪乳也在抖動、漲大著,沉甸甸搖動起來。
  而我也十分竄動而莫名憤怒,馬上脫下褲子,在她抱緊我的一刻,將她迫貼車頭,
將堅硬的陽具用力插入她的陰道內。
    神秘小姐如受了傷的野獸怪叫一聲,開始和我肉搏,她狂吻我,而我也用力握她的
豪乳狂抽猛插。
    她呻叫了,和我糾纏不休,被我將她的上半身推躺在車頭蓋上,烏黑的秀髮如女鬼
披散似的披散在車頭,雪白渾圓而巨大的乳房卻仍然向上怒挺,像兩座爆發的大火山亂
搖,而神秘小姐的兩條酸軟的雪白嫩腿,被我抬的高高的,粗硬的肉棍向她的夾縫狂抽
亂插。她最初是發出不明意義的叫喊,逐漸的卻哭了,但沒有眼淚。后來又笑了,卻又
像哭。結果,呻吟聲似笑又似哭,刺激我的神經毛孔,便放了她的雙腳,扶起了她。
    當她向我投懷送抱,一對飽滿的毫乳向我身上打來時,我大力咬住她其中一隻奶。
呻吟中的神秘小姐發出半夜屠宰豬隻般的怪叫,或者更像一隻女鬼被桃木劍刺向心口,
所發出的慘叫。她全身震動抱緊我的屁股,而我也在這時向她射了精。
  我們各自穿回衣服,坐在地上,背靠計程車尾,吸著煙。神秘小姐告訴我,那老鬼
是她新的米飯班主,又老又丑,還經常是個太監。但她不在乎,有錢便行了。
  至于她為什麼要在他面前和我做愛,那完全是一種反叛,一種惡意的報複,証明她
根本不愛他﹗   “就是這樣嗎﹖那你又愛我嗎﹖”
    她沒有回答,祇是表示寂寞時會找我。我覺得她祇是回昧上次和我打野戰的刺激,
“吃過翻尋味”而已。
    這種女人,又怎會有真感情﹗而且,如果和她糾纏下去,我有橫尸街頭的可能,對
她來說,也是有危險的。
    我告訴了神秘小姐,以后最好不再相見,她狂笑得巨胸騷動,真是個淫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