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303.釣魚救人

  一天下午,李志明在水塘釣魚。他是個三行工人,四十歲了還未結婚。今年失業人

數多,他也經常不夠工開,而釣魚花費不大,所以沒工開就來此消閑。
  正當他全神貫注的時,忽地一聲巨響,不遠的地方水花四濺。他上前一看,一個女

人在水中掙扎。李志明馬上脫去鞋和上衣,上身赤膊,再脫去長褲,跳入水中。向那個

女人游去。十幾年前他游水偷渡來港,他的泳術是一流的。
  幾經辛苦,他才將女子救上岸,她已經暈倒了。此女子約二三十歲,五官端正,身

材豐滿。看她似沒有呼吸,他急忙解了她的衣鈕,解了胸扣,取出胸圍,為她做口對口

人工呼吸的急救工夫。一會兒,女子便有了呼吸,使他大喜。
  他坐在草地上,喘看氣,看她臉色逐漸紅潤,濕了的襯衫貼著一對雪白的大奶子,

奶子隨呼吸起伏著,他的心也劇跳起來﹗悄悄拉開她的衣服,目睹一對豪乳如兩座火山

聳立,他的小家伙立即變成巨型大炮。他不能自製的手按在她的豪乳上摸捏,像一團團

烈火燒遍他全身﹗他忍無可忍了。
  啊﹗死就死啦﹗他不顧一切剝了她的褲子,分開兩腿,壓在她身上。大奶子的熱力

和彈性使他的陰莖如毒蛇般沖入她陰戶內,強大的沖力刺激了她,她醒了,尖叫起來,

馬上按住她的口,她瘋狂掙扎,大奶子如巨浪向他打來,使他幾乎窒息。
  如十幾年前在游泳偷渡時一樣,這巨浪幾乎將他打暈。他奮力用兩手握住巨乳,下

身強力磨擦她的陰核,她的騷動也越來越小。她輕咬嘴唇,緊抱著他呻吟了﹗
  我不會死,一定會到香港﹗他抱著當年偷渡來香港的信念,全速奮立前進。她的呻

吟變為無意義的呼叫,咬著他的耳朵。
  是大魚咬他嗎﹖疼痛之下,一看是她,一對豪乳被他力握著。兩眼閉上的她,那濕

了的長髮,鼻孔粗大的呼吸,臉紅如喝醉了酒,一副的嬌媚的淫態﹗
  他的陰莖,被緊夾在她的陰道內,在連續的狂抽猛插你,他終于狂熱地射出精液﹗

  她的呻吟聲驚醒了他,剛才祇是他的性幻想而已。他一臉羞愧,馬上穿回長褲,女

子真的醒來了,她略帶慌張地趕緊戴回胸圍,扣好衣鈕。
  “小姐,你不要誤會,剛才我是為了救你。”
  “多謝你,先生。”但她哭了她叫張彩蝶,二十六歲。丈夫本是地盤判頭,她是車

衣女工,有個四歲大兒子,一家三口本很快樂的。但三個月前,丈夫在工業意外中死亡

了。兩個月前,她也失了業,所以要自殺。
  說到這裡,她想起了兒子,馬上想要回去,李志明于是送她回家了。
  在以后一個月內,李志明去探了張彩蝶幾次,她亡夫的死亡賠償要一年才有,而她

埋葬亡夫用光了錢。志明每次都給她一兩千元,她都堅持簽欠單給他,志明熱心帶她去

申請公援金,想不到遭受有關人員的鄙視和質問,彩蝶一怒之下離去。
  半個月后的下午,李志明在他的天台木屋躺在床上吸埋。張彩蝶突然到訪,身穿性

感熱褲和吊帶低胸紅色衫,緊束的短褲令下體的坑道浮現,一對豪乳搖曳生姿,像兩個

火球。他有點驚異,一個良家婦女怎會打扮得像個魚蛋妹﹖
  她將幾千元一次還給他,說她中了六合彩二獎。秋天的下午仍頗熱,她說要洗澡,

借用了他的浴室。五分鐘后她出來,身上一絲不掛,祇用一條毛巾單手掩住酥胸,但祇

蓋住很少,兩隻雪白渾圓的大奶子仍然露出了三分之二,粉紅色的乳蒂就像炸彈的引爆

器。當她一步步走近時,一對豪乳便起勁地跳動,向他拋過來。倆人彼此相對時,巨乳

化作兩個大火球,燒得他全身發滾灼痛﹗
  “你﹖”他又驚又喜。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閃光如黑夜的貓兒想捉老鼠般,既光

彩又水汪汪,是極淫蕩的眼光。她那潮濕的嘴唇,欲語還休。突然間,她的雙手垂下,

毛巾跌于地上,一對大奶子如堅實的炮彈頭一彈而出,準確打了中了他,他跌坐床上。

她再迫近,雪白的大腿光滑幼嫩,大腿盡頭處,有豐盛的毛髮,飽滿的小丘,更有神秘

紅嫩小肉洞。
  一切盡在不言中。他被她推倒床上,衣服被她剝光。當她伏在他身上時,她身上的

熱力早已使他的大炮翹首向天。大奶子的彈力馬上促使他把大炮對準了目標,當潮濕的

小嘴狂吻他時,大炮已變成無堅不摧了。隨看她大力的一坐,他的陰莖便完全進入她體

內。她淫笑和扭動,使大奶子狂拋,長髮在空中飛舞,使他馬上有射精的沖動。
  志明趕快推開了她,忍了一會兒,他將她推跌仰躺。在她下跌在床的一剎那,兩隻

大奶子抖動如上釣的大活魚。他馬上又壓向她的裸體,陰莖又迅速塞入陰道內。
  他狂吻她的臉頰、她的雙眼、她的鼻子、她的小嘴,兩手抓捏胸前大豪乳,陽具大

力挺進。而她也挺腰向上迎合他的抽送,兩人的汗珠迸出了,潤滑了全身,而她的兩隻

大奶,也因汗水的濕潤而在他胸前滑來滑去,像兩條大魚般,隨前兩人急速的呼吸和心

跳,他咬住一隻豪乳,手握另一隻,直至興奮到極點而射出精液。她也像發羊吊般全身

抽搐抖動,直至他射完精才平靜下來﹗
  李志明醒來時,她已不辭而別,此后他打了很多次電話都找不到她。有一次找到,

她卻冷冰冰說以后要和他一刀兩斷了,因她已有了新男朋友。
  在自卑感之下,志明也死了心。但有一天,他在深水涉看見她進入一幢大廈,他給

看更五十元,查問之下,知道張彩蝶在樓上一個單位內做妓女﹗
  在震怒和氣憤之下,他上門找她,彩蝶開門見是他,大吃一驚想關上門,卻被他強

行入內。她入房,坐在床上吸煙,他沖入去指責她,要她脫離火坑。她說丈夫傷亡賠候

金暫時拿不到,申請公援又被侮辱,找工作又沒人請。而且,她已慣了這樣的生活,不

能再回頭了。志明大怒之下,脫光衣服,將幾百元放在一旁,存心侮辱她。
  但是,她發出冷笑,也脫光衣服。她那無言的冷笑,刺傷了他,好像地說︰“你祇

是想和女人上床而已﹗”
  他的怒火熄了,為了証明他並不是好色之徒,他的陰莖下垂了,他企圖穿回衣服。

但她拋開他的衣服,以炮彈般堅硬而巨大的乳房磨擦他的身體。他坐著,而她站著他的

對面,一對大奶子在她身體的拋動下,在他面前跳動不已,並且,豪乳更在地嘴上來回

磨擦。他終于忍不住含住她的大奶,陰莖也硬了。他被推倒躺在床上,但他努力克製,

小東西又軟下來,但她的嘴隨即吞下了他的陽具,在魔術師的吹弄下,又堅硬如鐵了。

  “快停下﹗”他大叫,但卻力不從心。她趁機騎在他身上,一坐便吞下整支陽具。

在她的陰戶忍尿般吸啜下,陰道的熱力熔化了他,且越吸越緊,像狗兒性交似的扯不出

來了。她嘴角的淫笑,使他無法抗拒,大奶子的拋動和她的叫床聲更使他輕易射了精﹗

其實彩蝶對他不像一般客人,她盡情投入,她也有了高潮﹗但她卻故意以得勝的冷笑說

道︰“今天就算阿姐送的,以后別再來了,你這窮鬼﹗”
  李志明穿回衣服,一臉羞愧。但他臨走前說︰“你知道我為甚麼會硬,會射精嗎﹖

因為我仍然愛你﹗”
  他突然流淚,掩面而去。張彩蝶也伏在床上痛哭,她已上了淫媒的當,要做夠兩年

才能回複自由,否則他們威協要將她毀容,及殺死她的兒子。若不是因兒子一場大病,

她也不至于會做妓女的﹗
  李志明並不知道彩蝶的苦衷,他自此借酒消愁,無心工作,但他仍時常想念彩蝶。

以前他知自己窮,配不起她,現在她淪落風塵,祇是一個賣肉的女郎,反使他產生了新

的希望。但是,她已反臉無情了﹗
  有一日,他在半醉下,被一個年青而大乳房的妓女拉上樓。入房后,他急不待剝光

了她的衣服,她是張彩蝶﹗張彩蝶跪在沙發上,屁股向天,回頭斜眼看他,發出淫賤的

媚笑。他伏在她身上,兩手向她腋下捏著兩個大乳房,死命的摸捏著。她初時笑淫,繼

而尖叫起來。他用一隻手握住陽具,對準她的肛門全力塞入去。她痛極而慘叫,不斷掙

扎,兩隻倒掛的大奶亂搖晃。他又全力沖刺,大奶搖動更甚。兩人都出汗了,他的汗水

流向她的背,再流向豪乳,混合她的汗水。乳房在瘋狂動中,滿地是水。
  “彩蝶,你想做妓女,我就插爆你﹗”
  她慘叫,掙脫逃走,被他抱起,大力扔在床上。他飛撲比上去,陽具全力沖入她的

陰戶內,她叉尖叫,痛得額上冒汗。他兩手力捏乳房,但因汗水太滑,就改用口去咬,

大力咬下去。她慘叫,看著張彩蝶被析磨得死去活來,他發出變熊的笑聲,興奮得向她

的陰道裡瘋狂射精。
  李志明清醒起來,仔細看清楚時,她並不是彩蝶,而是個泰國妓女。她向他索取兩

倍價錢,志明付了錢,想起彩蝶,竟然哭了﹗
圳唔”不舍得錢就不要來﹗”泰國妓女用不純正的廣東話說著。她看了看乳房上的牙齒

印,大聲呼喝趕他走。
  李志明更想念張彩蝶,要救她出火坑,他在她做生意的地方流連。有一日,他看見

彩蝶和一個青年在街上行走,志明走近,拉著她的手說︰“彩蝶,快跟我走﹗”
  她大吃一驚,看了青年一眼,趕他走,又說不認識他。青年問志明想怎樣﹖志明說

要帶走她,又揚言報警,青年請他上樓談判。彩蝶向他打眼色,叫他快走,但他卻隨他

們上樓。當關上大門時,青年向志明拳腳交加,打至他口鼻出血,又用木棍打他,使他

受了重傷,倒地不起﹗張彩蝶哭若跪地求情。
  “哼﹗她好像是你的男人﹗但我警告你,你不要想逃走,否則我就用刀劃花你的臉

面,殺你的兒子,打死你的男人﹗”那青年凶神惡煞地說。
  張彩蝶恐懼地搖著頭,青年一手扯著她的頭髮,拉她站起來,另一手解開了她的衣

鈕,掏出她一隻大奶子,摸捏了幾下,皮笑肉不笑地點上一口煙,突然將煙灼在她的乳

房上,她大聲慘叫,痛哭起來。
  青年走后,彩蝶看若奄奄一息的志明,想起了自己和兒子的安全,她不敢報警,為

了使志明死心,她決定死。她死了,兒子自有人照顧,而他也會死心。她取出刀片想割

脈,但志明說︰“你死了,我也不想生存﹗”
  他暈倒了。她終于打九九九報警,將志明送入醫院,而控製她的姑爺仔也很快被捕

了,她不用再出賣肉體了。她天天去看他,照顧他。半個月后,李志明出院了,但卻找

不到張彩蝶,他灰心失望。有一天,他心血來潮,想起她兒子就讀的幼稚園。去到時,

果然見她剛送兒子入內,他上前捉住她的手。她掙不脫,終于投入他懷中。
  志明帶她回家,向她求婚。彩蝶又驚又喜,但說已有了心上人。他強吻她,剝去她

的衣服,她雖然掙扎,但仍被脫光了衣服。此刻,他已壓在她身上,捉住她兩手向后反

按了。她緊握兩拳忽問︰“你想做甚麼﹖我告你強奸的﹗”
  她出盡全身之力,一對豪乳份外結實。他輕吻她的乳蒂,吸吮著,她羞紅了臉,兩

手也松了。于是他放了她的手,兩手摸揉一對豪乳。她側著臉不敢看他,假裝生氣地對

他說道︰“我真的告你強奸,你不怕嗎7”
  “為了你,我死也不怕,怎會怕坐監﹗”
  她大為感動,陰戶的淫水不斷流出,于是他的陰莖輕易滑了進去。
  “看,我已強奸著你了,還告我嗎﹖”
  “好,我就起來打電話﹗”她支撐看要起來,幾次都被他壓躺下去,最后她兩手打

他的背,卻被他抱得更緊,全力挺進著。她喘若氣將打他的手撫摸他的背,逐漸地緊抱

著他。當她忍不住呻吟時,她兩手的指甲也深深陷入地的背肌內,她叫道︰“我好舒服

哦﹗你大力插啦﹗”
  但很快她又叫道︰“哎喲﹗不要這麼大力啦﹗我受不了啦﹗我死了﹗”
  李志明看著她滿足的淫笑,更努力地插。她又叫︰“不要再插啦﹗我要死啦﹗我死

給你看了,哎呀﹗”
  但是,她的嘴卻在狂吻他的嘴,而她卻全身發冷般抖動,兩腳大力磨著床板,最后

向上交纏住他的雙腳。在這一交纏中,陰莖更深入了,他磨著她陰核,使她高潮疊起,

最后,他在她陰道的深處瘋狂射精。
  他躺下來,擁抱著她,用毛巾為她抹去易上的汗水,撫摸她的乳房。她也替他擦拭

濕淋淋的陽具。他笑著問︰“你肯嫁給我嗎﹖”
  彩蝶喘息了一會道︰“你不嫌棄我做過妓女,我還敢嫌你嗎﹖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

人﹗”
  “但我很窮,又住木屋。”
  “總不會餓死吧﹗”
  “當然不會。”志明很高興,但忽然問︰“你曾經說有愛人,他是誰﹖”
  “我先問你,你有沒有第二個女人﹖”
  “有。我曾去找一次,是個泰國女人,因為她兩個乳房和你一樣大,哈哈﹗”
  “那你去找她了﹗不要玩我了。”
  “你那男人是誰﹖”
  “我不告訴你。”
  他壓在她身上說︰“你再不說,我嚴刑迫供了﹗”
  她笑道︰“看你怎樣迫法﹖”
  他將陽具塞入她陰道內︰“講不講﹖”
  “不講。”
  他兩手在她腋下,腰間搔動。她笑得全身震顫,搖動的乳房又被他抓著。他迫視看

她,她閉上了眼道︰“我正在讓那男人強奸﹗你這頭蠢豬。”
  于是,她張開了口,迎接他的熱吻。一會兒,她反騎在他身上問道︰“你還會去找

那泰妹嗎﹖”
  “如果會呢﹖”
  “我就給厲害你看﹗”
  她大力一坐,吞沒了他的陰莖,但在他摸捏大奶子之下,她全身軟了,伏在他的身

上,兩人又熱吻起來,現出滿足的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