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5298.風月幫豔史

雞債鴨還(上)

    話說在某個村子內。有好多婦女因為平日沒事做,除了經常一起自慰外,
便是經常打牌和賭錢了。

    她們賭錢輸了,便欠下不少風月幫的高利貸。

    阿常就是其中一名少婦。

    阿常雖已三十几歲,不過風韻猶存,一對奶又肥又大,高高隆起,富有
彈性。

    她行起路來,屁股扭呀扭,好似在摩自己的陰唇一樣。

    是人一見到阿常, 都知道她很淫。

    這天,風月幫護法  --  任我淫來到阿常家,向她討債。

    “喂,阿常,你最好還錢啦!”任我淫說道。

    阿常對任我淫嬌嘆道:“敗哥,我無錢還呀,你放過我吧。”

    任我淫大怒曰:“無錢還,就要以身代錢!這是風月幫的規矩。”

    阿常裝作很驚訝說:“難道要我做風月幫的‘雞’嗎?”

    任我淫曰:“如不是這樣,你那有這么多錢還?”

    阿常用手解開上衣,抓住自己肥大的對奶,一對媚眼斜望任我淫說道:

“你幫下我吧,最多我……”

    “呀……”

    任我淫一陣沖動,一股淫氣直沖丹田,幸任我淫內力深厚,才方將淫氣壓下,
任我淫心想:『幫主風月客說過: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來這句話真沒
錯……』

    阿常接著說道:“最多我跟你……打場友誼賽。”

    說話間,阿常那只多肉的手已拉開任我淫的褲鏈,捧出他那又大又硬的肉棍
來。

    阿常又道:“跟你干完了就不用還錢了嗎?”

    任我淫曰:“哇!你想得美!你欠風月幫這么多錢,你跟我每干一次就算
還一天的利息吧。”

    阿常曰:“這么少?”

    任我淫曰:“不少了,我們風月幫已經很虧了,你是什么貨色!最多我不跟
你做。”

    阿常曰:“不要!千萬不要!不然我會死的。”

    阿常一說完,就一口含住了任我淫的龜頭,弄得口水都流了出來。

    阿常又用手輕搓任我淫的春袋。

    任我淫喜曰:“正點!這么好的手勢!”

    任我淫亦伸手去摸阿常的對奶。

    少婦的奶,的確與別人不同,又大又肥,半淋半挺。

    任我淫又把手伸進阿常的裙內。

    “哇!原來阿常是如此的淫蕩,居然沒有穿內褲。”

    任我淫心想:“這個女人真是騷得可以,在家都不穿內褲,看來是准備隨時
隨地干上一場。”

    任我淫隨即屈指呈拳狀,撩拔阿常的陰戶。

    再看阿常,已經發出呻吟之聲,可見任我淫的功力不同凡響。

    阿常雙手緊握任我淫的陽具,好像怕它會跑了一樣,而腹下的陰唇則微張,似
如一張飢餓的嘴。

    阿常出力拉任我淫的陽具,向著自己的下體,任我淫的陽具經阿常的手一拉,樂
得做個順水人情,順勢‘茲’的插入了她的下體。

    任我淫輕輕的把陽具搖動一下,卻已經令阿常欲仙欲死。

    這阿常亦是不凡,只見她雙手抓住任我淫的屁股,自己的下體不停的向上頂,
主動地吞吐任我淫的肉棍,口中還不停的猛叫,呼吸急促,大有喧賓奪主之勢。

    任我淫心想:“哼!不給你點利害,你是不知道我的功力……。”當下,施展
內功心法,氣運丹田。阿常登時覺得陰道內的陽具,猶如吹了氣的氣球,漲大
了好几倍。而這時任我淫的一抽一送也比別人平日多了說不盡的快樂。但看這阿常
已是香汗淋淋,氣喘如牛,兩眼翻白,臉皮發青。

……待續
返回列表